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0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 艾x艾 (符文x騎領)


最近這幾天都好傷心阿......心愛的人不能上網了......(很哀傷的寫著文

打文的速度真的很慢呢我......(自卑中

不、不、不,親愛的姊姊!!不要打沙發拿起來砸我阿!!!!!



x       (符文x騎領)
 
 
好累…
 
騎領嘆了口氣,煩躁的抓了抓火紅的頭髮。
 
好想把公文通通丟掉喔……
 
回頭看的一眼時間,才驚覺已經晚了。
 
三點了阿…那傢伙應該睡了吧…那…今天就先這樣子吧…要是不回去幫他蓋被他大概又會受寒感冒……
 
收拾著東西,騎領緊繃的臉不自覺得露出笑容,那傢伙似乎對他來說是個重要的人吧……
 
 
終於回到了房門前,騎領緩緩開了門,盡量的小聲,不想吵醒房內的人。
 
「你回來啦~~親~愛~的~~~」
 
另一名紅色長髮的青年側躺在房間唯一的雙人床上,向著騎領招著手。仔細一瞧,青年的臉與騎領極為酷似。
 
騎領呆愣一會才想起要回神:「你、你怎麼還沒睡阿!??」
 
「我在等你阿~」青年…不,是符文殺手,笑著說道,邊在床上坐起。
 
「…咦?可是你這個時間不是早就睡了嗎?」
 
「吶~」符文笑的燦爛:「我不能等你嗎~?」
 
跳下床,走到騎領面前:「走啦~快去洗澡,我們一起睡吧~」幫騎領關起門,拉著他進浴室。
 
「呃…喔好…」騎領應著,直到上衣被趴了才察覺不對勁,紅了整張臉:「不對啦!符文你幹麻跟著我進來!!?」邊叫著,大力的把符文推了出去。
 
符文嘟起嘴,一臉不甘心:「我想說你應該很累了,要幫你洗阿~」
 
「蛤?」聽到符文的回答,雖然對方是出自於善意但騎領還是害燥的羞紅了整張臉,急忙拒絕:「不、不用了啦!!我可以自己洗!!」
 
「是嗎~?」
 
「是真的!符文你不要進來啦!!」說完,騎領快速的關上了門,不讓符文再度跑進來。
 
臉上帶著失望的表情,符文回到床上坐著等騎領出來。
 
嘛~真是…都不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符文無奈的嘆息著,今天不是對他來說很重要嗎…不會忙到忘了吧…?
 
 
擦著溼答答的頭髮,騎領一臉古怪的看著符文。
 
而被看的那一方,正背著騎領,在床頭邊不知道在忙著準備甚麼東西。
 
「……你在做甚麼?」
 
「!!呃!!!!」符文趕緊將東西隨便一擺,驚慌的回頭。
 
騎領走近符文探頭想看看符文在弄的東西是甚麼:「是有甚麼東西嗎…?」
 
「沒有甚麼拉!!」符文揮著手,阻止騎領的前進,邊抓起騎領手上的毛巾:「你的頭髮還沒乾,我來幫你擦!!不快點的話會感冒的!!」
 
「!...」被符文硬拉住坐在床邊,背對著床頭,騎領只好無奈的乖乖任符文擺佈。
 
「…」騎領看不到的角度,符文的眼中閃過一絲難過。
 
房間內只剩擦著頭髮的聲音,騎領盯著自己的瀏海淡淡的說著:「頭髮長了…」
 
「恩…」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騎領皺起眉,回頭:「符文?你…今天是怎麼了?」
 
符文手中的毛巾停頓,隨即又給了騎領一個笑容「沒甚麼。」
 
「……」騎領伸手握住符文:「…你怪怪的…」
 
符文張開嘴卻又遲遲不回話,皺眉,反手扣住騎領雙手稍加施力,押上了床:「我問你…」
 
事情發生有些突然,騎領來不及反應:「呃!?咦…」
 
「騎領你…忘了今天是甚麼日子嗎?」
 
日子…今天…!!??
 
想起了甚麼,騎領的眼睛一瞬間睜大,又立刻黯淡了下來…
 
符文平時的笑容收斂起來,低頭,在騎領耳邊低語:「今天是末日的忌日…也是我來到你身邊的日子…」
 
「恩…」騎領側著頭,頭髮遮蓋住了表情。
 
「…你用對末日死亡的悲傷將我叫喚到這個世界…我不准你說忘了…」符文接著又笑了一聲,笑得苦澀:「…是說…你想忘也忘不了吧…」
 
「…」
 
想忘也忘不了嗎…?是阿…好快呢…一年了呢…雷文,你已經死一年了呢…你死的時候…好難過……
 
「…別哭…」符文拭去騎領眼角的淚,也跟著難過的皺了眉。
 
騎領抬頭,看著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符文:「說到雷文…我好像還沒問過你…你那邊的狂鋒……」
 
先是因為騎領的問題而一愣,接著又笑了笑:「應該沒事吧…搞不好現在他們還在找我呢…」
 
「是嗎…」騎領心中感到些微的安心。
 
雷文…那邊的你沒事阿……
 
符文又低下頭,靠在騎領的胸口,用騎領聽不到的聲音呢喃著:「…我只能這麼相信著…雷文哥…他在我來這裡之前,已經失蹤三個月了……」
 
縮起手,抱住了騎領,感受彼此的體溫,想溫暖的…或許不是身體,而是心中寒冷已久的空洞吧…
 
「唔…」騎領瞇起眼:「符、符文…別蹭了…很癢…」
 
「嘛~」符文繼續蹭著,抱的更緊,無視騎領的掙扎:「很舒服阿~」說著,手往騎領的睡衣下面進攻。
 
「!!符文你!!?」感覺到身後衣擺被往上拉,騎領的臉開始微紅:「別、別鬧了!」
 
符文抬頭,眼睛直視著騎領。
 
「我沒有鬧。」語氣煞是認真:「既然你都將我叫喚到這個世界,我也該給你點甚麼…更或是…」輕輕附在騎領耳邊吐著溫熱的氣息:「你獻點東西賠償我…」
 
「唔…」騎領無法反駁,他也認為是因為自己的原因,符文才會穿越到這個世界,讓他丟下在那個世界的所有事物…包括雷文。
 
「可、可是沒必要是身體吧!」
 
「……」符文放鬆手臂,停下動作:「…我現在也只能擁有你了…」
 
張著嘴,不知道能安慰些甚麼,自己也失去了愛人。猶豫許久,終於伸出手擁抱對方。
 
對上眼,看見的是彼此心底空洞已久的心靈渴望。
 
 
「阿……」
 
轉眼,兩道紅影已一絲不掛的交疊在床上。
 
雙手緊抓著被單,明知道這種事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但卻還是不由得的緊張、害燥。
 
「放鬆一點…」符文撫上騎領緊握的手,試圖讓對方輕鬆一點,卻不見成效。
 
不著痕跡的嘆了氣,將自身往下滑去。
 
「…?」騎領微微瞇眼,看著符文動作。
 
張口,含住騎領的炙熱,熟練的上下吸允。
 
「…!!」羞紅了整張臉:「符、符文!那裡…唔……」
 
濕溽的舌尖在鈴口打轉,吸吮時所發出的水漬聲,加速了騎領的情慾高漲,不一會兒便在符文口中全然的充血硬挺。
 
「啊啊……
 
仰頭,在符文口中解放。
 
不敢觀看身下的那幕瀰淫的景象,騎領緊閉著眼,沒看見符文笑著吞下他的濃稠,輕舔嘴角殘留液體的模樣。
 
應該可以了吧...?符文想,邊把手伸到騎領的腰後,往下滑去,撥開臀辦,順著穴型伸進一根手指……
 
「嗯唔……」
 
後穴被手指撐開的感覺,不是第一次……
 
末日……明知道現在的人不是你……為甚麼我還是……
 
在符文深入了三指,騎領滑落下了淚。
 
甚麼阿……
 
符文微微皺起眉,看穿騎領的內心正在想著末日,心裡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將手指抽了出來,無預警的提高騎領的臀部,進入……
 
「唔!!阿!阿……怎麼……唔嗯……」騎領訝異,突然撞進來的炙熱,讓自己又有了感覺,快速的。
 
符文沒有回答,只是一昧的,享受來回穿插的快感,低喘。
 
「……阿哈……哈……」對於加快的速度,騎領無法多作反抗,只能不斷的……喘息……
 
 
『叩叩。』
 
赤裸著上身,符文開了門,臉上還有著因為昨晚的事情而未退去的紅潮,無視了門外元素的臉紅模樣冷靜詢問著:「……怎麼了?」
 
「……」忍下了想要尖叫的興奮情緒,元素才慢慢開口說道:「能在這說……?事關於讓你回去的事情……」
 
「……」符文的表情閃過了十分嚴肅的情緒,走了出來,關上門:「騎領睡的很熟,應該沒甚麼問題。」
 
「那好,另一邊的我傳來消息,已經找到了讓你回去的方法,實在很抱歉拖了這麼久……」
 
「回去阿……」若有所思的,符文一手摸著下巴,思考著。
 
元素看符文還在考慮的樣子,又接著說:「不過儀式的進行必須看你的意願與否……符文,你想回去吧?」她問的很不肯定,畢竟符文已經在這世界待了一年……難免都產生了感情……
 
「……我必須回去……可是,」符文邊說著,語氣變的有些無奈:「裡面的那傢伙已經……」
 
果然阿……元素心想。
 
「那就是拒絕囉?」
 
「……嗯,我不回去了,就……待著……陪伴騎領吧……」說著,臉帶上了溫柔,元素有種看到往日末日溫柔表情的錯覺……
 
「……愛莎?」
 
「呃!?阿!喔,好,我會去告訴另一個我這樣的消息的……」
 
「嗯,那就麻煩妳了。」
 
 
看著漸漸遠去的元素身影,符文心裡有點哀傷……
 
蕾娜姊、愛莎、伊芙……姊姊……抱歉了,我還是決定要留下來了,因為騎領……我放不下……我也……愛上他了。
 
 
 
「那邊的我傳來消息。」紫法的女孩,綁著俏皮的雙馬尾,稍嫌暴露的裝扮,正坐在一隻小巧的黑色蝙蝠上,對著身後的白衣男子這樣說著。
 
「艾索德他,決定不回來了。」虛無公主無情緒波動的說著,彷彿這一件早已注定好的事情。
 
「是嗎……」
 
「怎麼辦?雷文你……」
 
「沒甚麼關係的。」狂鋒武者笑著說道。
 
穿著白色大衣的背影看起多了許多的滄桑,微微側著頭,嘴角帶著笑:「……我跟末日……也都只是希望他們可以幸福罷了……這樣就好了,對吧……末日……」
 
 
是錯覺嗎?
 
虛無公主看到了,在狂鋒武者的背後,一名黑色的武者正微笑的陪伴著他……
 
 
 
 
 



完成!!就這樣,狂鋒孤獨的繼續走下去,而符文和騎領在另一個世界繼續活下去(哪尼?),下一篇是雷雷文(狂鋒x末日)是跟這一篇連接這一起的,整個時間軸是一樣的(你在說甚麼==?)。

原本最後虛無公主看到的那一個部份,是要請老姊幫我用漫畫的方式完成的,可是她說用滑鼠實在是不好下手,所以就取消了,好可惜。

那畫面會很漂亮的說......(晴:又不是你在畫!!!(掀桌砸黑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