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另一個-7 IPxDC


終於差不多要進入主題了......(咦?


---以下正文--




 

「嗯?」撇了一眼在一旁散發不耐煩氣息的我,IP笑著回應符文。

 

IP什麼時候要再跟我做一次?」符文笑道,手勾緊IP的頭,大膽而充滿暗示性的在他耳邊低語。

 

差點沒把剛喝下去的蘇打水噴出來,我汗望。

 

符文……口中所謂的做、做……不會是是指夫妻之間會做的那種事吧?IP和符文的感情很好我是已經知道了……但是有感情好到會跟對方上床??!

 

這算甚麼……

 

IP似乎很享受這樣的對待,手摸上符文的臉,在他的耳邊低語幾句。

 

音量……太小了,就這麼不想讓我聽到嗎?有種非常不爽快的感覺佔據我思緒,我皺起眉撇開視線,來個眼不見為淨……但心中依舊不愉快。

 

符文看來是聽到了令他滿意的答案:「那……就這樣囉~」開心的笑著離開了。

 

……」我盯著無動於衷的IP,看那副好像符文從來沒有來過持續吃著艾德的特產噗魯餅乾,我越來越不耐煩。

 

好想問,心底非常的想去做確認,IP是不是和符文真的做……過那種事情?符文和騎領就算了,但是『澄』可是還未成年,IP長的這副女……咳!IP同為澄怎麼會比我早熟!?我不想承認。

 

IP看了眼我的表情,大刺刺的丟了個直球:「你想問什麼就直接問吧?」

 

那毫不在乎的態度激怒了我不少,臉色變得不是很好:「IP你做過了?」

 

聽到問題,IP瞇眼,對那保守的問法好似在玩耍般的問了回去:「你說我……做了什麼?」

 

我可以罵髒字嗎?

 

在心中默默的對著酷似IP的人偶狂開了好幾槍,我硬著頭皮繼續問下去:「我說……你和符文……做、做過像是夫妻間會做的那種事了?」

 

「夫妻間的事~?」語尾調高,IP瞇眼笑起來,標標準準的是那種在欺負人的笑:「夫妻之間能做的事情很多啊~DC……是指什麼呢?」

 

……

 

IP你這傢伙,擺明了就是在玩我!看著IP的笑,心中越發的感到不爽。

 

但要是……

 

他們之間的關係是真的呢?

 

我的動作停頓,想著……符文跟IP之間那條不尋常的關係線真的是這樣的模式的話……

 

不甘和一種不知名的失落感堆滿了我的所有感官,胸口被某種東西堵住……不太舒服的感覺:「……我回去了。」

 

DC?」

 

不等IP繼續說下去,我起身伸手就要背起銃槍──卻在碰到的那瞬間,頭部一陣劇烈的刺痛感制止了我接下來的動作:「唔!?」

 

「喂、喂!!DC!!?」

 

IP的聲音很難得的驚慌著,在我聽來卻好遙遠,視線一片模糊……

 

 

「舊傷?」

 

對於IP高音調的問話風行只是點點頭慢慢的收起帶來的藥膏,很認真的對著我和IP繼續說:「可能是DC你在傷口還沒完全癒合的時候就開始活動,剛剛稍微又裂開了一點,還好就只是裂開而以沒有什麼大礙,DC你這次可要好好的養傷喔!」

 

聽到那原因,IP轉過頭狠狠的瞪了我一下,責怪著我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

 

我苦笑,因為不會痛了就認為不礙事的我……真的也有點錯吧?

 

「那我就先回去啦~」風行揮揮手,踩上窗戶邊緣:「DC好好休息呦~」一笑,從窗戶一躍而下。

 

懶得再開口吐槽風行請從門口離開了……我無語。

 

「害我擔心死了,結果只是你沒有好好的休養而導致傷口裂開?」IP雙手環胸豎著眉的表情瞪向我,感覺起來他真的生氣了:「你非要我24小時緊盯著你嗎?」

 

24小時緊跟在身邊的IP……那對某些男性來說可能是件幸福的事情,但那對我同等於地獄無異啊!要知道有IP在,符文也幾乎是走到哪跟到哪的啊!!……又想到了IP和符文,心中莫名的不愉快又湧了上來,我沉默。

 

DC你有沒有在聽!?」IP看著安靜下來的我,大聲的問著。

 

IP什麼時候要跟我再做一次?』

 

符文的聲音在腦內迴盪。我站起身走向IP,雙手在他開口之前抵上他的雙肩,語氣平穩的靠近他的頰邊──像符文做過的那樣,對他說道:「喂,來做吧,IP。」

 

……突然些的你在說什麼啊?」IP皺眉,卻沒有推開我的動作,語調連一絲變化也沒有,我咬牙。

 

身體比腦子更快一步的動了起來,我大力的將IP壓到床上,他終於悶哼了一聲,好像是撞痛他了……我盯著他的臉又再說了一次:「我說,來做吧,I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