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0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短篇-艾x雷*4篇


依序是...

LKxBM

LKxRF

RSxRF  微獵奇注意

RSxBM

閃光滿點!

以上。




LKxBM

 

「啊、啊--公文好煩......」號稱班德王國最年輕的騎士領主,此時很沒形象的兩手一伸就往辦公桌趴去,上面推滿的公文也立刻就被他給推到了地板去。

 

一旁的副官以驚人的速度在某疊紙張遭殃前迅速的拿起,再完好的放到青年伸直手也碰不到的地方。

 

「嗚、那疊王公貴族的廢紙比我的人身自由重要嗎?」艾索德保持的趴桌的姿勢抬頭,看著雷文聞風不動的表情哀怨著。

 

......喏。」

 

冰涼且濕滑的觸感跟著雷文的聲音出現在額上,罐狀的物體遮擋住自己的視線,有些嚇到的艾索德快速爬起身,結果有些令他失望--

 

雷文遞來了一瓶香蕉牛奶。

 

「只給我這個嗎......?」雖是這樣說著,艾索德還是伸手接過。

 

......?不然你還想到什麼?」

 

整理起被推落的公文雷文問道,略微疑惑的看著。

 

看著雷文那一號表情,艾索德笑了起來:「例如狂鋒武者的吻啦~

 

......」動作有了停頓,將整理的公文從新堆放回桌上,雷文移動腳步走到艾索德旁邊、俯身。

 

柔軟的嘴唇在艾索德的臉頰上如蜻蜓點水般的輕碰一下。

 

......!!?雷文?!」

 

艾索德看著雷文立刻走離的背影、驚呼。

 

有點......感覺到害羞,艾索德想著,卻又在雷文開門時略微著頭時--看到那燒紅的耳根,輕笑。

 

真正害羞的人是誰呢?

 

 

 

LKxRF

 

......我才想問你,帶我來這種風化場所做什麼?」騎領皺起眉,待在這種跟妓院沒什麼兩樣的地方,只會讓他感到不耐煩。

 

「玩女人啊?」末日理所當然的回應道,伸手又開了罐啤酒喝了起來:「都還不是你前天跟我說了那些話,當然要把你帶來這裡重歸女人的美好啊~不然我可是困擾的......」最後一句說的小聲,末日撇開視線。

 

啊啊、是指前天跟他告白的這件事情嗎?騎領略瞇眼、心情終於降至了冰點、伸手搶過末日手上的酒,一口氣灌下。

 

「呃!?騎領!!?」

 

無視末日的驚愕,將已成為空罐的垃圾一手砸到地上,那撞擊的聲音之大,全場的人都朝著騎領和末日看去。

 

「啊啊!!早就知道你是個笨蛋了、但是還真不知道你會笨的這麼離譜啊!?」衝著酒精的洗腦,騎領開始破口大罵用力的提起末日的衣領:「你真要我直接就把你扔到我房間去,先『嗶--』『嗶--』然後『嗶--』就這樣關在我房間裡、做我一輩子的人!!!」

 

「騎、騎領你醉......唔!?」制止的話未完、嘴就被對方奪走移動的權利。

 

......現在就告訴我、末日!你要我現在就把你拖回去實行上述過程、還是就在這裡答應讓我做你一輩子的騎士、一輩子的情人!!!!!」

 

末日啞口。

 

 

 

RSxRF          *微獵奇注意

 

自對方出門已經又過了多久......

 

末日出門的時間是一次比一次長,每每回來總又是帶著整身的傷口和血腥、血不是別人的,那正是末日自己的。

 

就是那張令自己又愛又恨的嘴總是這樣說著:

 

「我想要血......但不可以去傷害別人!所以......這樣就好了。」

 

配上你那笑的扭曲的面容,我超想一顆符文就朝你頭上砸去,最好把那顆腦袋炸的清醒一點!

 

「符文,我回來了......?」

 

又是那一身熟悉的血味,心頭越發的不悅,符文特有的火光閃現。

 

「!?符文?你做什--!!!」

 

符文火焰燒燙肉體的焦味瀰漫在狹小的空間中,紅髮少年嘴角笑得噁心,伸舌舔舐手上的腥紅肉塊。

 

「呃............

 

那張嘴總算發出比較好聽的聲音了,時常有人說末日的精神就快要瘋狂了,但在他看來全然不是嘛......甩開原在末日右手臂的生肉、符文烈開嘴燦笑、對著那被自己束縛住的血色人偶大笑。

 

吶--末日哥、墜入瘋狂的是你還是我呢?

 

 

 

RSxBM

 

『啪!啪!』

 

狂鋒武者的辦公室中,拍打窗戶的敲擊聲在空間中回響著、而那坐鎮的公文堆的男人無動於衷的持續工作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見屋內的人沒有反應,窗外的人敲得更加起勁,吵雜非常。

 

狂鋒停下筆揉了揉眉間、終於是被吵得受不了了,皺著眉走近窗戶、打開張口就要罵--

 

「狂鋒哥!!!!!!」

 

話馬上就被一把撲上來的紅髮少年給堵了回去、狂鋒身體一僵。

 

「我出任務回來了~

 

符文燦笑,臉頰蹭上臉頰親暱的打著招呼,結果就是被狂鋒一手推離。

 

「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從窗戶回來,你在這樣、下次我真的就......唔?」

 

湊上來的臉,親吻上狂鋒的唇,成功的阻止狂鋒的碎碎念:「我知道啦~」符文燦笑:「狂鋒哥想要土產嗎~?我從厄泰拉帶回來的!」

 

......下不為例。」無奈的瞇眼,天知道他就是拿這紅髮少年沒轍:「甚麼禮物?」

 

符文轉過身興奮的在背包裡翻找,然後笑嘻嘻的回頭看向狂鋒:「噹啦!!」

 

黑色和白色很有設計感的相交著、配上領口處大大的白色蝴蝶結,是一套樣是非常可愛的女僕裝,符開心的展示著:「尺寸都是我特別訂做的,要給狂鋒哥穿--啊啊!!不要砍了它啊啊啊!!!」驚恐的帶著衣服閃過狂鋒揮過來的刀鋒。

 

「你再說一次......給誰穿的?」舉刀,狂鋒一臉笑咪咪的擺出攻擊樣式。

 

「對不起,我錯了。」符文秒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