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另一個-10 IPxDC



這次更新完後下次出來可能要開學之後......因為草稿沒有去學校就沒有進度。(茶

我、我再找時間......總覺得最近要做的事情好多......(汗顏




--------------------正文---------

「稍微……有點問題,」風行轉過頭笑笑:「我還有點事情要準備,你們等等就去丹卡那裡找我吧~

 

不太懂風行姊姊的意思,看著說完話就高速跑離的綠色背影,我滿頭疑問的和IP對望了一眼。

 

……走吧。」雖然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但我們還是起身前往丹卡的住處。

 

 

「啊……IP,我的銃槍……可以給我自己背吧?」

 

是的,IP現在正以他那驚人的氣力單手提著比他自己重了好幾倍的火神炮,背上又背上了我的銃槍,外表卻看起來沒有一絲的疲憊……今天又再一次的見證到另一個我的驚人之處­­──這還真的有點讓人想去挑戰IP的力量極限到底在哪裡。

 

DC你確定沒有問題嗎?」IP看向我,看是沒有堅持不讓我拿的樣子。

 

從出門到現在一直都讓IP拿著……也多少覺得不太好:「沒問題的啦……!是IP你擔心太多了!」我笑笑,伸手就要把自己的武器從IP身上取走。

 

「覺得不行了要馬上給我背喔!」婆婆媽媽的叮囑著,沒有阻止我的動作就要這樣讓我取走銃槍——

 

事情的發生只有一瞬間,在我的手碰到那個瞬間——

 

「!?呃——」

 

痛、很強烈的痛,像是被無數細小的重鎚從腦的內部向外一次又一次的、重擊——

 

「啊、啊——」我抱頭大喊,向前屈起身體想試著緩和這種不快的感覺,但疼痛沒有減輕,沈重的鈍痛是越發的強烈。

 

感官全數被淹沒,只剩下痛覺……

 

痛、好痛——

 

DCDC——!!!」

 

 

 

周遭是一片黑,很深很深的黑。

 

這裡是……哪裡?

 

『我以家族的名譽做擔保,去協助我兒子的成長,但是為什麼會進化成這樣一個不完全的機能!?』

 

父親的聲音在空間中迴盪,我吃驚的張望,再怎麼看卻都只有無盡的漆黑,尋不著發聲的那人、我所期望的身影。

 

「失敗品。」

 

藍色的布條從我的眼角飄過,周遭是無風的,我的視線立刻被吸引了過去——一個面部戴著白色面罩人影倏忽的出現,平穩的念著那三個字。

 

那模樣我認得……!那是……我覺醒後的模樣!

 

「你是個——失敗品。」

 

那人又重複了一次,明明看不到臉,我卻好像看到他正在隔著那張面罩笑著。

 

失敗品?什麼失敗品!?

 

我張口想問話,卻發現聲音發不出來,我愣大了眼直望著他。

 

「你是家族中的失敗品,使白色巨神蒙羞的恥辱。」面具下的臉燦笑。

 

胡說……

 

不想相信那些話的我畏懼的向後退去,嘴裡喃著無法說出的話語。

 

不是、我不是父親的恥辱……我不是……!!

 

「你還真敢說。」

 

另一個聲音在那人聲後響起,踩著紅底的高跟鞋,另一個帶著面罩的人走出。

 

IIP……

 

『既然你不是,那又為何火神砲無法因應你的意志產生進化?』



 

那兩人在質問我一般,一同說著:『說吧,就承認你只不過是個膽小的失敗品。』魔咒般的雙雙在我耳邊低語。

 

我、我不是……不是……!!!!

 

 

DC?」

 

從黑暗中睜眼,看見的是病房般的白——有些刺眼,睜大的瞳孔閉上又睜開,最後瞇成一線。

 

「頭還疼嗎?」

 

IP的臉在極近的距離出現,臉邊長長的髮絲垂下來落到我的頰上,有點癢……

 

「不會……

 

「那就好。」那與我一模一樣的臉放下心的笑了:「你突然昏過去真是嚇死我了。」說著,邊從我的上方退開。

 

思緒還沒有完全的清醒,我一愣一愣的看向IP將我扶起後又遞來的水杯:「……?」

 

他將杯子塞到我的手中:「喝點水,我去叫風行姊,要告訴大家你醒了才行。」IP笑笑,起身離開房間。

 

一愣一愣的看著IP離去,將水杯放回床邊的桌上,視線漂移的在房裡搜尋起銃槍的影子。

 

毫無所獲。

 

……那道底算什麼?」

 

我呢喃,對夢的內容已經有點模糊了,但那種無助感卻在醒來後隨著時間越來越強烈,我雙手顫抖著……

 

我算什麼?父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