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0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TF】夢--(Flippy/Fliqpy中心)

*作者做了個惡夢
*文筆不足
*極短篇
*老梗


--(Flippy/Fliqpy中心) 


Flippy做了個夢。
那是個沒辦法正確地說出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夢,但他就是記得自己做了個夢,一個無法忘懷的夢。
 
『啪。』
 
起床後就一直維持著這個狀況,不是不小心拍打到鬧鐘掉到地上,再過來就是洗臉時沾溼的毛巾再次掉回裝滿水的水槽濺的自己滿身溼黏……手抓了抓凌亂的頭髮Flippy不耐煩的彎下身把牙刷撿起。
……都是那個夢的錯。在戴上脖子的狗牌居然斷掉滑落至自己的牛奶中時,Flippy終於這樣想道。
但該死的就是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夢見了什麼。
 
「做夢是一種潛意識的想法喔--唔嗯、真好吃……糾是多般與你的日昌行為有關的詩情,也姆用有啥太大的在一、嗯嗯嗯……
自己的主治醫生是這樣回答的,雖依舊是那副咬著三明治說話亂噴食物削屑的模樣,但有時講出的話卻是有那樣不可思議的可信度……Flippy這次卻無法認同和去相信他的說法。
有甚麼不對勁──Flippy說不上來,就是感覺到有哪裡不對勁,他看著被護士搶走三明治而大哭的醫生微微蹙眉。
 
「記不起來做了什麼樣的夢這樣的事情很常有吧,也許是不好的事情才會一起床就忘記,有時候就是別想太多最好啦哈哈哈……嘿、別一直摸著腰間那把啊,本He……我看著很怕的,會很痛啊!」
莫名的就去找了那住屋異常偏僻的記者談談,開了門對方是一臉稀客來了的模樣,自己也是滿肚子的不解,等意識到時已經談完而更是手摸著刀衝動的想往對方那燦爛爛的笑臉乎去……最後是沒有那樣做。
離開那偏遠的地區,Flippy還得到了一袋剛出爐的麵包,但是自己的疑問仍是沒有獲得解決。
 
「令人在意的夢……?Flippy先生是做了預知夢嗎?這樣的話是不是要等到事情發生了才會知道呢……?我、我也做過類似的夢喔!真好奇Flippy先生是夢見了什麼樣子事情呢……咦?要、要送給我嗎?謝、謝謝你……Flippy先生。」
笑著目送著收下麵包紅起臉離開的女孩,Flippy垮下了臉回到了家。
 
從早上就開始累積的不對勁感到了晚上已成為一種揮之不去的煩躁。
指腹捏著濾嘴的部份,Flippy皺緊了眉,自退休後抽菸的次數已慢慢的減少很多,已到屈指可數甚至是幾乎戒掉的煙癮,只有在煩人的時候才會抽上幾根,那也只是幾根,而現在已經第七根了。
吐出了個形狀奇異的煙圈,隨手又捻熄了個菸頭,另一隻手邊摸進懷中的菸盒……他砸了下嘴。被握緊而變形的空菸盒就這樣在空中劃出了個完滿的拋物線,啊啊、終於沒有在掉到地上去了,Flippy看著垃圾桶內這樣想道。
打開了放置雜物的櫥櫃,伸手尋找起備用的菸盒卻觸摸到一疊紙張,想也沒想的就拿了出來──
 

 
心臟瞬間砰咚作響著,那聲音大的Flippy都感覺要跳了出來,他張著口要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什麼最後合上咬起牙,強迫著自己冷靜。縮放的瞳孔慢慢的恢復了原本的大小,手指卻在激動過後顫抖著犯起了菸癮──那不過是自己精神診斷書……不過是?
雙眼像是著了魔似的盯著那紙上寫著『異常』的紅色粗大字體。異常,是的。那是在戰場上受到的精神創傷,也是因此這年輕的大好身體卻被強迫退了伍……那也不過是過去式了,經過長期的治療他已早好了七、八十,但怎麼也無法解釋胸口的騷動是怎麼回事?
今天一整天那股奇異的精神壓力怎麼也趨之不掉,而現在又多出了這份多年以前的報告讓自己更加的煩心,Flippy直想罵髒話。
他緊抓報告洩氣的攤躺在沙發上,到底還是思索不出這不安份的源頭是什麼。揉了揉額頭兩邊,視線緩慢的飄到了整齊報告邊緣凸出的一角,他伸手摸出,那是張照片。
 
Fliqpy。』
 
聲音與照片一齊出現,響在自己的腦海裡。那是再熟悉不過的自己的聲音,卻是那樣陌生又溫暖的語調。Flippy再一次睜大眼。
Fliqpy……」手指觸摸著照片上的手寫字體,立可拍拍出來的照片聚焦模糊著的畫面不太清楚,但是明亮的黃色眼睛在散掉的色塊上是那般的顯眼,狂放、自信的閃爍著。
 
Fliqpy……Fliqpy……Fliqpy……Fliqpy……Fliqpy……Fliqpy……
瘋狂不斷的唸著那名字,那是刻意要與什麼不同而生硬的可笑發音,他像找到許久未見的事物般激動專注的一直喃唸著。
Fliqpy……Fliqpy…………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忘了、我都忘了…….都忘了……
他眉頭間皺緊著難看的笑著,水氣不受控制的溢滿眼框然後滑出至菱角分明的下巴,內心深處那塊濃黑的不安分終於慢慢的崩落,一點一滴地慢慢將塊自己早就遺忘的事物顯現出來──最後出現的是那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是那副自己永遠無法模仿完美的溫和笑容──讓人感到溫暖的笑容。
 
Fliqpy,如果那是你的──』
 
伴隨著那聲音響起,今夜金眼睛的退伍軍人在只有自己的住屋哭的厲害。
他終於想起了那個夢──
 
 
 
-Fin


==================================================================================

原本構想就是想要寫的模糊點,畢竟PPY和QPY還是同一個人所以就想說模糊點也好,可是看過一些其他地方的評論後......似乎寫的太模糊了?

有看懂的到最後應該隱隱約約都猜到--最後留下來的是QPY。老梗就是消失梗,這梗用在精神分裂真的老的不能再老了。
被留下來的QPY無法接受PPY消失的這樣事實,獨自扮演起了PPY最後連自己原本是誰都忘記了。夢並不是夢,而是真實發生過,他們倆最後一次的對話,說來,我的初衷只是想要讓PPY說出那句話......
"Fliqpy,如果那是你的願望(只留下一個人),那麼,我希望留下來人的是你。"
然後PPY就他媽的消失了O∀O/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幹

最後......溫柔的老兵就是我的死穴噢噢噢噢q_qqq為甚麼PPY你這麼帥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