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骸白】吸血鬼之歌

白蘭是位神父,他住在一個鄉下的小農村中,原本是很平靜的…但最近村子卻接二連三的死人,死者的血液被抽乾,於是……就有人說──吸血鬼出現了。 今年的四月也是個好氣候。 但死的人卻增加了,白蘭放下手中的聖經,紫晶色的雙眸透露出疲憊,他在今天又葬了許多人,不斷唸著煩雜的聖經,讓他感到無趣也很累。 第二十五具了…這個月到現在已經死了二十五個人了……哎呀…真的是吸血鬼嗎?雖然每個人都來找我驅趕吸血鬼…但…其實我甚麼也不知道耶…哈哈哈……身為一個神父這樣說似乎有些不應該? 白蘭手捂著嘴輕聲的笑了笑,這時眼角才看見再一座新立的墳墓前站的一個全身被黑袍蓋住的人影。 他在幹麻? 白蘭有些好奇,走了過去,接近了那奇怪的身影。 他穿著一件黑色的大斗篷,用帽沿蓋住的臉,看起來就給人一種詭異的氣息。 白蘭看了看那座墳墓──沒有名字。是今早才剛下葬的無名屍。 「先生你認識他嗎?」白蘭做神父的習慣又出現了,心裡有些懊惱,怎麼這樣問呢?要是真的認識那不是傷到對方的心? 沒想到對方只是毫無感情波動的回話「認識。」 「喔?請問一下他是叫甚麼呢?我想他應該也希望自己的墓碑上有刻名字吧?」 「是嗎?」這時黑影笑了,雖然只是一點點,但白蘭還是聽到了「他的名字…雲雀恭彌。」 白蘭蹲下身摸著墓碑「是外國人阿?那,先生你和死者是什麼關係呢?」 黑影沉默了很久才回答「只是一般朋友。」 「喔喔──你是特地來弔祭的嗎?」白蘭站起身,微微側著頭對黑影笑的燦爛。 黑影又猶豫了下「算是吧……」 「真好呢!」白蘭持續笑著「我叫作白蘭,先生你呢?」伸出右手要和他握手。 白蘭這時又聽到黑影那小聲的笑了「骸,六道骸。」 聽說村中的男人今晚要一起出門去追捕吸血鬼,當然他們也邀請了自己,不過沒有經驗的自己只是對他們講了一堆大道理,委婉的拒絕了,這樣為自己省下了不少麻煩。 阿阿…下起雨了…… 白蘭望向窗外夜色中的小雨,正覺得自己拒絕的真好,不然自己現在可能會在外面淋成落湯雞吧! 突然門外一陣吵雜,白蘭刻意忽略從窗口進來的黑影,走去門口開門。 「發生甚麼事了?」 門外站了一群今晚獵捕吸血鬼的村人,有些人受了傷,手上還拿著油燈。 「白蘭神父,是這樣的,我們已經發現了那隻害人的吸血鬼,但是他很厲害…我們已經有人喪命了,剛剛好像有人看見他跑進教堂……」 白蘭笑了笑,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架「願神保佑你們,早日捉到那隻吸血鬼。很抱歉我無法幫上你們甚麼忙,我並沒有看見任何人跑進教堂。」 「是、是嗎…」那男人有些失望,吆喝著大夥再加油一點然後離開。 白蘭關上門後一臉沉重,靠著門轉身,紫色的雙眼不知道閃爍著甚麼「真沒想到…骸君你竟然是吸血鬼阿~」 空蕩蕩的教堂內從椅背後聽見了詭異的笑聲「白蘭你也是~身為一名神父這樣做似乎並不好呢~~」 「呵~這點骸君到是說中了呢~~」白蘭的雙手擺在背後,頭往前探去,只見骸一頭藍色的美麗長髮披散著,身上依舊穿著黑袍,但看的出來多了好幾道傷口「哎呀…傷的好重呢…需要幫忙嗎?」 骸持續詭異的笑著「神父大人認為吸血鬼需要的是什麼呢?」 「那也要骸君辦得到才行~」白蘭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骸挑起眉,眼明手快的將白蘭拉到自己的面前「要不要試試?」 白蘭沒有回話,但飢渴的骸已經忍不住了,張開口露出雪白的獠牙上頭還沾著唾液,大口咬下白蘭的肩膀,用力吸取著流出的溫熱,身上的傷隨著血液的吸取快速的瘉合當中,暢快的感覺頓時充滿全身。 「嗯…唔唔……」白蘭身上的氣力漸漸失去,眉輕輕皺了起來,手無力的靠著骸,指尖彷彿失去溫度已經沒了感覺。 舔了舔白蘭的傷口,骸滿意的笑著「味道真不錯…很甜。」骸並沒有將白蘭身上的血吸光就停了下來,他不打算現在就殺了這個美味的食物。 聽到骸的讚美,白蘭虛弱又帶著得意的一笑「真的嗎?...被吸血鬼這樣稱讚我是不是該高興呢?」將自己的所有重心往骸的身上靠,大量失血的他已經沒什麼力氣可以繼續支撐自己了。 「我可是說真的呢~」骸擦掉嘴角殘留的鮮紅,手不安分的順著白蘭的背往下滑去,感覺到白蘭的身體正輕輕顫抖著。 白蘭有些無力的推開骸,另一手在背後支撐著身體「你做甚麼?我可沒答應你做──」 話還沒說完,骸就直接撲倒白蘭「問題是…白蘭你現在能反抗我嗎?」然後低下頭粗魯的親吻著白蘭,發出了黏稠的聲音。 「咕唔……恩…住……」想推開眼前的這頭野獸,可惜自己力不從心,白蘭現在只能任由骸的擺佈。 撩起白蘭的上衣,骸的眼中閃著情慾,低下頭輕舔著胸前的凸起,雙手扶住白蘭那稍嫌纖細的腰肢。白蘭的身體感到骸的挑逗,不自覺的輕顫,惹來骸的一聲輕笑「呵…白蘭你的身體好敏感阿…真好呢…」 「住手…我可沒答應你可以碰我!嗚…」白蘭咬牙想忍住下身的興奮,但骸卻在這時隔著衣服握住了他的分身,輕柔的摩擦著,只是這樣就已經給白蘭很大的刺激了,略為慘白的臉色染上了一抹嫣紅。 盯著白蘭的反應,骸乾脆拉下他的褲子,但只有退到膝蓋就停下手了「可是…白蘭你興奮了呢~」 很討厭骸把他弄成這樣要脫不脫的感覺,白蘭掙扎的想要起身離開,骸壓住了白蘭「別走嘛~讓我好好玩玩~」 接著骸將白蘭的雙腿放到自己的肩上,脫下自己的褲子就是一陣猛刺,但白蘭只免強接受了骸的一半而已,讓骸不禁砸嘴。 嘖!...好緊…… 不過這樣已經讓白蘭承受莫大的痛楚了「啊啊啊──唔、唔……」雙拳因疼痛握的老緊,甚至有滲血的跡象「…出、出去!嗚…痛……」 骸看見白蘭的痛苦,扯出笑容「我從來都不是那種半途而廢的人喲~」然後抓著對方的腰強硬的進入。 白蘭結合的部位發出了撕裂聲,紅色的液體成了兩者間的潤滑使骸的抽插動作加快了速度。白蘭的慘叫聲也不絕於耳,隨著時間的流逝慘叫竟也變成了高低有致的呻吟,一聲聲刺激著骸的聽覺,感到下腹一把火像是永遠都燒不完似的著熱、興奮,兩人的淫色喘息在神聖的教堂中粗重的回響著。 「呼哈……」骸把白蘭剝個精光,雙手扣著他的腰熱烈的與小舌交纏,眼中滿是興奮的慾望。 「嗯嗚嗚…嗯啊……」舌尖上連接著曖昧的銀絲,白蘭原本純淨的臉龐在此時此刻看起來是那樣的妖治,紫晶色雙瞳也染上了一絲邪魅,嘴角若有似無的對著正侵犯他的人微笑。 看見白蘭的微笑骸是有那麼一點動心,立即報以一抹曖昧不明的笑「喔…白蘭你接受我啦?……不反抗了?……嗯?」 白蘭撐起軟綿的身子,拉扯著骸的藍色長髮「不要廢話…給我…嗯啊…」骸當然是聽話的律動起來,白蘭又是一陣嬌吟「啊啊…再、再快一點…嗯嗯……」 白皙的身體有了殷紅的顏色,而現在這副誘人的身體就掛在自己的面前,骸只是一再的感到興奮,將火熱的下身全數發洩在眼前難得一見的美好── 腰…好痛…… 這是白蘭隔天一早的想法。 王八蛋!竟、竟然做到連我都興奮了!!!那隻吸血鬼也太可惡了吧!! 白蘭穿上高領的神父袍,遮蓋住骸留下的齒痕和吻痕,昨天骸在做到不知道第幾個高潮的時候又再一次吸了自己的血,搞的白蘭一醒來又是腰痛又是貧血的,非常不舒服。 更悲慘的是那個始作俑者竟然跑了!! 用聖經詛咒完那傢伙,白蘭坐在窗邊望向外面散心,卻聽見了一聲聲清澈的嗓音,有著婉轉的歌喉的褐髮少年站在不遠的小山丘上,看起來就是有著那抹神聖的氣息──如果沒有腳下的血腥的話── 一群穿著黑袍的吸血鬼在山腳下的村落,隨著優美的歌聲──屠殺。 直到一抹白蘭所熟悉的黑影飛上山丘,將演唱完的少年抱起,轉頭,對白蘭露出微笑,然後帶著大片的吸血鬼……離去── 那,白蘭,等我再次來找你吧~不要逃喔~ --------------------------- 有人看的懂嗎? 哈!不懂也別問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打甚麼了.....) 順帶一提那位褐髮少年是綱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