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 雷文X艾索德 (短篇)

----正文開始---------- 「呼...呼…蕾娜姊妳沒事吧?」矮冬瓜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看來剛剛眼前男人轟出去的攻擊應該是沒有對她們造成很大的傷害吧?我再次提起劍準備接下那男人迎面而來的攻擊,誰料他突然往上一跳,兩隻腳張開壓制住我的雙手,舉起刀就是往下刺── 「死小鬼!!!!」 「嗚…」我死命咬住那差點刺穿我喉嚨的刀尖,要是再下來一點點我就是會真的去領便當了阿阿阿!!! 嘴角流下鮮血,我舉起腳奮力一踢!趁他還未回神前給他實質的攻擊!!這是回敬你剛剛差點給我的便當!!! 攻擊奏效,他很乾脆的飛了出去「好耶!」我小小的歡呼。 「唔!!」他悶哼了一聲,嘴角也像我一樣流下了鮮血,握住刀,不放棄殺了我們的念頭。 「你到底是有甚麼苦衷,為什麼要一直堅持殺了我們呢?」蕾娜姊說出了疑問,哎呀!那個我也挺想知道的,可是比起問題跟他打架比較爽啦!! 他保持著他的沉默,臉上的表情依舊不變,但我似乎看到了他的眼神飄移,有著一瞬間的難過?這麼複雜的東西我可不想懂!我提起劍往他衝了過去「婆婆媽媽的幹甚麼!?打贏了再問不就好了!!!」 他一驚,舉刀抵檔我的攻勢,不過已經來不及啦!「真˙烈焰斬!!!!」三條火柱依舊漂亮的轟了下去── 「你就是不肯說嗎?」蕾娜嘆了口氣說道,看著眼前那天打敗後被艾索德帶回來療傷的男子,澄黃色的眼睛清澈但卻有著一抹解不開的濃稠,只是淡淡的掃了地板一眼。男子對於輸了這件事似乎是並沒有懊惱的感覺,渾身傷的身體幾乎是任由他們擺佈,那隻奇怪的左手臂一直是蕾娜心中最大的疑問,無奈眼前這男人並不願意乖乖配合,她搞不懂他是真認輸還是迫於無奈? 「蕾娜姊,我回來了!」我撞開了門,目的其實是為了要吵醒在隔壁睡覺的矮冬瓜,結果馬上被蕾娜姊兇了一頓。 哎哎!我的傷也還沒好,好嗎?憑什麼那死矮冬瓜就不用出去買東西?抱怨著,然後我看到了蕾娜姊身後的那男子,不自覺的笑了起來,越過蕾娜姊,對著他說「喂!」 他頭起頭來看著我,眼中帶著不解,那是疑問我為何要將他帶回療傷的疑惑吧?我笑了笑,指著他「你等傷好了,再跟我打一場!!」 他呆愣了一會,然後笑了起來,在他的嘴角邊,淡淡的笑,接著他動了過三天都沒動過的嘴「我…」雖然只有一個音節,但我卻不知怎麼搞的臉頰微微的發燙...「…我把我的事說給你們聽吧……」 接著他把他發生過的事情都說了出來,他的名字叫做雷文。原是我們國家的傭兵團團長,後卻遭到背叛,心愛的未婚妻也死於背叛之中,在人生陷入絕望之際,是那斯德之王出現解救了他,賦予了他失去的左手,但目的是要他替它毀滅王國,這是他被救贖的唯一原因。 他講得平淡,但在說到他的未婚妻時那種沒落的表情,說真的…我真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恩…是這樣阿…」蕾娜姊手放在下巴,沉思了起來。 蕾娜姊只要一那樣,不到想通是不會再說話的,我在旁邊也只是窮無聊,轉過頭想在跟他多聊些「嘿!你說你叫雷文?年紀應該比我大吧!我該叫你什麼?」這可是我難得的禮貌呢~要是被那死矮冬瓜聽到一定會在那邊嚷嚷著沒完。 「…叫我雷文就好了。」他已經又恢復平時冷冷的那張臉,但為什麼我就是若有似無的看到他對我笑,是錯覺嗎……? 「哦,好!那…雷文,你要不要加入我們?」 雷文馬上在我眼前呆掉了,噗哈!好好玩!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蕾娜姊就一拳突然敲了下來「啊!很痛耶!!蕾娜姊妳幹麻阿!!?」我摀起頭往回看了老妖婆一眼……『咚!』結果像是有讀心術我又被重重K了一拳,這次我倒地了…… 「死小孩!!他剛剛講了那麼多你是沒聽懂喔!!?他跟王國有仇!!」蕾娜姊揮掉手上的煙,然後帶著些許歉意的對著雷文說「抱歉,這個死小孩比較不會說話。」說著,蕾娜姊伸出了手「我叫做蕾娜,那天我們胡亂攻擊你我們也有錯。」 雷文遞出了右手,與蕾娜姊的手相握「哪裡,應該是我要說抱歉。」 「艾索德你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單獨跟雷文說。」蕾娜姊這麼說著,邊把我踢了出去,然後直接關上門,不理會我在門外的叫囂。 「小鬼就是小鬼,這麼的不會看場合講話。」 我瞪了一眼剛從房間出來的愛沙,不滿的回嘴「那妳又知道他們要在裡面做什麼喔?」 她神秘的對我一笑,在我耳邊紅著臉小小聲的說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當然是要做那~檔~事~阿~」我臉紅。 「嗚喔嗚喔!真、真的,假的?」 「不然還能做什麼?」愛沙說著,臉上邊泛起不懷好意的笑,那是她要做壞事的前兆,我好奇她這次又要做什麼? 她對著我笑了笑,在嘴邊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然後悄悄的把門打開一點點,偷看。我當然也想看,馬上就湊了上去,跟她搶位子「你過去一點啦!是我先看的耶!」「喂喂!應該是要讓我先看吧!妳才過去一點啦!」「死小鬼過去啦!你害我都沒看到!!」「什麼!?是我才沒看到吧!」 「是什麼沒看到阿?」 當我和愛沙又要吵起來時,門開了,背著光的蕾娜姊對著我們笑了,笑的好恐怖!!! 「…沒、沒有阿!沒有甚麼沒看到阿!」我試著掩飾心中的心虛,愛沙則是不負責任的把我推出去「是死小鬼說要偷看的!我只是剛好經過喔!不干我的事!!」「什麼!!?先說要偷看的人明明是死矮冬瓜妳耶!!」我用力的反駁,何時變成是我說要偷看的!!?? 就在我要拔出劍之際,一支箭矢急速的從我和愛沙之間劃過,我的臉黑了一半,緩緩的看向蕾娜姊「喔呵呵~真是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手滑了~」 那下次我是不是會不小心的(重音)死在蕾娜姊手下阿…… 「算了,」蕾娜姊說道,把我的注意力引了回來,只見她指著雷文「我再說一遍,他叫做雷文,從今天起跟我們一起一個隊伍了。」 「诶诶诶诶诶诶!!!???」愛沙整個人驚訝到不行,嘴巴似乎是合不大回去了……但我也是有那麼一點被嚇到了,不是說他跟王國有仇? 「經由我的解釋發現事情似乎另有膝蹺,所以雷文決定要先加入我們,在去想想以後的事情。」蕾娜姊邊說邊抓起愛沙「這女孩的名字叫做愛沙,是一位『暗黑術士』。」 「雷文。」雷文冷漠的跟愛沙自我介紹。 「呃…喔…」愛沙小聲的回應著,接著換我被蕾娜姊姊抓上前去「他…」「艾索德,魔法騎士,雷文你可要好好記得你欠我一架!!」我搶先了蕾娜姊一步說話,她瞪了我一眼,似乎很不高興。 「我會記得的。」雷文簡短的回應著,臉上的表情是依舊的冷漠,帶點…笑? 我揮劍點燃起眼前的樹枝堆,然後坐在旁邊等著愛沙他們,在打完納斯德挖土機之後,我和他們走散了。記得姊姊以前說過,走散了要待在原地等別人來找你,雖然我還是試著找到原來的走回去,但結果卻是徒勞無功,反而有離他們越來越遠的跡象…奇怪,我是甚麼時候這麼會迷路的阿? 有點冷…我屈膝環抱住自己,彷彿這樣能溫暖一些,然而碩大的冷風依舊無情的灌往我身體間的縫隙「哈啾!!...矮冬瓜他們怎麼這麼慢阿……」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在關心自己?還是說少了我反而比較好辦事阿…喔…對嘛……自己好像老是扯他們的後腿? 像今天,雷文還為了我的好強心替我挨下那一招...原本應該受傷的是我的說……蕾娜姊還邊幫雷文掩護邊抱怨我的魯莽…蕾娜姊和雷文的感情好像很好?「…討厭的感覺……」我低下頭,一顆顆的溫熱水珠從我眼邊滑落,視線變的模糊不清…「…怎麼哭了呢……」喃喃自語著,邊急著想把這不爭氣的眼淚擦掉。 「還好嗎?艾索德。」雷文的聲音突然從上方傳來,使我的身體被嚇到的震了一下,趕緊回頭看向他「雷文…?」 接著他把原來披在他身上的斗蓬拿下來,覆蓋在我身上「很冷吧?大家都在擔心你,回去吧?」 如果我沒聽錯也沒感覺錯的話…雷文他…剛剛那句是不是問句?他是不是正抓著我的手!!?臉上似乎是有些的著熱,我急忙的把手收回來,低下頭,手緊拉著斗篷「…喔……」 我看不見雷文的表情,也不想看見他的表情,有著一抹淡淡的、不可思議的感覺在我的心底悄悄蔓延開來……我不知道那是甚麼?只覺得懂了…似乎是件很複雜、很難以形容的事…… 一回到隊伍,當然免不了被弓和法杖狂追著打的下場,可是是我有錯在先,也不能反駁她們什麼…只是…「阿!喂!死矮冬瓜!這下很痛耶!妳是真想殺了我阿!!!」愛沙手插著腰一副理所當然貌「誰叫你要無緣無故消失!!知不知道我…所有人都會擔心阿!!?」 我微微的瞇起眼,抓出愛沙的語病,賊笑「妳剛剛是不是說了『我會擔心。』這種話阿?」原來她也有再擔心我阿~ 「才、才沒有呢!!」愛沙的臉似乎是在營火的作用下,看起來像是紅透了整張臉「我、我是說死小鬼還到不如這樣走丟了算!只會扯大家後腿的人!!」 蕾娜姊好像是讓我聽到了不該聽的話,慌忙的遮住愛沙的嘴「愛沙!妳不可以這麼說!!」 愛沙驚嚇了下,然後皺起眉,擩捏著聲音「對、對不起啦…人、人家不是故意要那麼說的……」 我淡然「我無所謂…反正矮冬瓜也只是陳述事實……」然後我轉身,連晚飯也沒吃,就窩進了帳篷中。 蕾娜還想在說些甚麼,但雷文將她攔下「讓我來吧,妳們該休息了。」 「不吃嗎?」雷文進了帳篷,開頭就問了我這麼一句話。我搖搖頭,表明道「我現在吃不下。」我…現在真的沒有食慾……尤其是聽到愛沙的話之後。 「你打完後都還沒有吃過東西,這樣身體會吃不消的。」雷文好心的說著,想試圖勸我吃點東西。 「可是我…」 「只因為愛沙說的話嗎?」 雷文突然切入核心的一句話,讓我無法反應,只能有些呆愣的看著他,他…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只要你知道,你並沒有扯我們的後腿,艾索德。」 每當雷文叫我的名字時,好像都會有種魔力,把我深深的吸引住…我強硬自己不去看他「可是今天我就是有扯到你們…」「停!別這樣想,你當時只是想著要贏,這並沒有錯。而且說要擋下攻擊…那是我自願的,你不必想那麼多。」雷文帶著說教的口吻說著,要我試著接受他的想法。 「……」我依舊低著頭,不再回答。我…並不希望雷文你來幫我擋下攻擊……我抿起嘴,皺著眉。 驀然間,一股溫暖覆上了我的雙肩,我驚訝的抬頭看向雷文「所以…別再自責了,吃點東西好嗎?」雙眼對上了他的眼神,溫柔的關心,我不禁臉紅,逃避著他的視線「…好啦!好啦!吃就吃…」 雷文淡淡的一笑,拉起我的手往帳篷外走。讓我坐在一邊,然後自己開始在我眼忙了起來,忙…!?「等等!雷…雷文,你、你會煮飯?」沒想到他只是抬頭看著我,有些疑惑「怎麼?不對嗎?」 「我…我還以為你會叫蕾娜姊出來弄…」我是第一次知道雷文會自己煮飯阿… 「蕾娜她們今天已經很累了,我並不想打擾到她們,這種事我還能自己來。」 是為蕾娜姊她們著想嗎?...真糟糕…我又開始了…很討人厭的感覺……我低頭,想把自己的情緒隱藏起來,搞什麼…自己何時變的這麼婆婆媽媽的?突然一只飯盒出現在我面前,我微微的被嚇到了,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看著雷文,他笑了笑「只是稍微弄了一下,嚐嚐吧?」 「恩…」我接過飯盒,慢慢的在雷文面前趴起飯來「!?」喔…意外的,還蠻好吃的耶! 「那些是我新加進去的,如何?不是不能吃吧?」雷文說的似乎有些得意,臉上掛著的是他難得的一笑「好吃耶…」我的語氣訝異,好像引來了雷文的不滿「不然以前我的傭兵團是在吃甚麼的阿?」 「噗!一整個傭兵團的伙食都是由你負責的!!?」我幾乎是驚訝到把飯噴了出去,雖然是真的已經噴了…好在不是對著雷文…… 「有必要這麼驚訝嗎?」雷文說著,然後湊到了我的眼前「怎、怎麼了?」我緊張,秉住了呼吸不敢亂動,接著他做了讓我一整晚都睡不著的事情──用嘴親掉我臉上的飯粒「!!!!!??」「有飯粒。」他說道,怎麼好像還有一絲得逞的氣味。我的臉當然是爆紅,腦袋已經燒到我都不知道我在幹麻了「阿?呃…你…我……」 我乾脆低下頭快速的趴完飯「我、我要去睡了!!」接著我急忙的跑回帳篷,想說這樣就樣就能不用面對他。 我用被單悶住頭,一張臉紅到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他…雷文他…剛剛是對自己做了甚麼……等等我…我該怎麼面對他?阿阿阿…他有事沒事幹麻這樣對我啦!!......但是…我將枕頭抱在胸口,紅著臉瞇起眼,帶著點陶醉,還是有吧…開心的感覺…閉上眼,我再次回想方才雷文對自己的動作,羞紅還是不聽話的攀上我的臉。 等…為什麼…我會這麼在意他?為什麼…我會臉紅?雷文對我做了這種…事…為什麼我會開心?好怪、好怪!怎麼了!!?我變的不再像我自己!不、不會吧!一種想法閃過我的腦袋,感覺臉變的更加的熱了,這…這…這不會就是蕾娜姐說過的…喜歡的感覺!!?我…喜歡雷文!!!??? 「你以為這樣就躲的過嗎?」雷文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炙熱的氣息打在耳邊「呃!!?」我急著想逃離這令人臉紅心跳的曖昧動作,結果卻反而讓自己被雷文鎖在身下,上對下,面對面的尷尬姿勢。 「雷、雷文??你…你……」我著急的開口,想試著挣出雷文的箝制。 他甫身在我的耳邊輕喃「這是你今天讓大家擔心的懲罰。」說完,便含住我的耳垂輕輕咬著。 「阿???」我被雷文壓制的死死的,而且他的動作…是、是要對我幹麻!!??總之一定不是好事!!我的直覺這麼告訴我!不會錯的!!我開始掙扎,急著想逃開這種現況,臉頰也不知不覺又攀上了大片紅雲「雷、雷文!!放開我!!」 雷文抬起頭來看著我,那雙澄黃色的眼睛正盯著自己看,那是一種柔的眼神,我…看的入迷……「艾索德。」他的手突然撫上我的臉「呃?!」「…我會好好的對待你的。」說完就直接奪走了我的嘴中言語,瘋狂的侵蝕我的理智,我一開始想掙扎,但卻在他的舌伸了進來時,全變了樣。 頭…好熱…好奇怪的感覺……該怎麼形容呢…我…好想要就這樣被雷文抱著,不再分開,眼睛充滿了水霧,在腦袋混亂之際,胸口驀然一陣刺痛「嗚!」雷文這才停止他的動作,輕輕的在上頭的挺立烙下一吻「會痛嗎?」 「會。」我有些不滿的應著,眉頭皺的老緊,希望雷文就此停手,然而我錯了。 雷文似乎因為我的表情而有了更加興奮的反應,他動手解開了我的腰帶「不要!!」直覺的喊出話語,真讓雷文停下了手。 他用那斯德的左手將自己撐了起來,表情懊惱,抬起右手遮住了那些白掉的頭髮「…抱歉……是…是我太心急了。」 我的手緊抓著差一點就要被脫掉的褲子,紅著臉說著「那、那個…我…我只是…會、會怕…阿…不、不對!嗚…我、我……」我到底是在說甚麼阿…雷文他搞不好只、只是不小心對自己做出這種事,其實對自己一點意思都…沒有……糟糕…那不爭氣的眼淚怎麼又來了……可惡!快停下來阿!!但不論我怎麼想,淚珠依舊我行我素的不斷落下。 雷文吃驚的看著我落淚,手忙腳亂的想讓我的淚停下,最後是豁出去的緊緊抱住我「別哭!艾索德,我…我只是也想讓你知、知道…知道…我喜歡你……」 這一瞬間我整個人呆愣住了,只能傻傻的看著雷文,過了許久,我的臉才開始慢慢紅了起來,接著燒壞。 「咦!!?艾、艾索德!?」他趕忙再度將我抱起,深怕我出事一樣。 「雷…雷文…你…剛剛不是…只是在開玩笑……」 「我的表情像是在開玩笑嗎?」 「不像……」這…現在是怎樣?然後我就要像漫畫中的女主角一樣,也抱住男主角紅著臉大聲的說著『我也是!!』接著圓滿大結局??怎麼可能!!!!雷文是甚麼時候對自己有意思的!??為什麼會突然在這個時候說??...感覺…就像是設計好的……騙、騙人的吧…… 見我的淚停止了,雷文微微低頭小心翼翼的問著我「我…可以繼續嗎?」 「呃??」我還搞不清楚狀況,結果卻又不小心被雷文狂吻了一番「恩…呼、哈…哈……」我喘氣,臉頰又開始泛紅,怪了…自己怎麼又被他牽著鼻子走!!??我試著推開雷文,無奈比自己大上近十歲的人似乎不願意讓我離開阿…… 雷文伸手拉掉我身上僅存的褲子,人類的右手撫上我象徵「唔!!你幹麻!!?」然後雷文他…很熟練的摩擦了起來,嗚…好熱…這是甚麼感覺……「咿阿……」我叫出了令我感到羞恥的聲音,沒想到卻意外撇見雷文嘴角邊淡淡的一笑,我賭氣,咬緊牙根,不讓愉悅的氣息發出,但口鼻之間卻還是大力的喘著,想獲得更多一點的氧氣。 「…別勉強自己…」雷文說著,語氣間像是在強忍著什麼。接著他的手停止了撫摸,往我的…後面……摸去。 「!!雷、雷文!!等、等等!!」我驚恐,我還沒有準備…不…應該是說,我根本不知道他要對我做甚麼!!??? 「…不能等了。」雷文他是這麼說著,然後就把手指伸了進去。 「阿阿!!」痛…好痛…不要…好痛阿!!我擠出了淚,身體因異物的進入正強烈的排斥著,發著顫,想忘掉痛苦般緊咬著牙,卻又被雷文溫柔的索吻給掩蓋住「…哈、哈……好痛……」雷文那帶著高溫的熱氣打在我的臉上,我們臉的距離不到一公分,他也一樣在喘氣「…忍著點…等等就不會了……」 怎麼可能!!我含淚的瞪了雷文一眼「不然…你來在下面阿…嗚…真、真的好痛……」 他只是溫柔的親了親我的臉頰,帶著點心疼「乖…忍一忍好嗎?」 本來就很紅的臉變的更加通紅,我低頭,好吧…算我服了…忍就忍!誰知才剛這樣想,雷文他馬上就挺著他的那東西撞了進來「阿!!!嗚…痛…你…好過份……」我低聲咒罵著雷文家的祖宗十八代,雙手緊抓著被單,腿被雷文架高,想逃也沒辦法的窘境外加被、被一個男人做出這種事,我的淚再度滑落。 雷文用著右手拭去我落下的淚珠,如蜻蜓點水般吻了吻我的唇,然後抓著我的腰,用力的抽插「…艾索德……」「唔!!恩…哈、阿……」一聲聲絲微被壓抑的呻吟聲通過薄薄的帳棚傳到了外面,而裡頭的兩人,今晚正打得火熱。 --------- 感覺像是沒打完一樣....我還真混....(渾帳!!打文很辛苦耶!!!) 那之後再補發像樣一點的結局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