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艾索德x雷文 (短篇?)

正文
 


「吶、吶,雷文
~你說這樣好看嗎?」剛轉成守衛者的蕾娜,玩著自己外面的裙襬,有些俏皮的問著眼前冷漠的末日武者。

 

雷文有些尷尬,因為裡面的短裙隨著蕾娜的動作而飛舞著,險些看到蕾娜的貼身衣物「呃好、好看。」說完立即轉過頭,用著有些急的腳步離開「我還有事,先走了。」

 

「吶,我這麼有魅力嗎?愛莎?」蕾娜問著跟在身後的虛無公主,臉上帶著喜悅。

 

「裙子」愛莎紅著臉撇過頭,小聲的說著「剛剛飛起來了...

 

精靈的耳力可是很好的,愛莎的話蕾娜是一字不漏的聽到了,換蕾娜自己紅了整張臉「咦!!?有嗎?...難怪他要跑了……

 

 

 

「今天就到這裡,大家辛苦了。」艾索德站起來說道,圍著桌子坐著的騎士們也站了起來對他們的領主騎士行個禮「是!也辛苦您了,領主大人!!

 

艾索德不由得苦笑,明明說過他們不必這麼恭敬的算了,也無所謂了。換回正經的臉色,收拾著東西,看著所有人走出會議室,直到一抹黑色的影子走進,艾索德才又露出一抹笑容「雷文哥。」

 

「今天這麼快?」雷文靠近艾索德,有些疑惑的問道。

 

艾索德對著雷文笑得燦爛「沒什麼,今天只是說一下例行的事項罷了,當然很快。」然後看到雷文微微撇開頭,心裡有些不高興,但在看到雷文微紅的耳根後又笑了起來「走吧!我們回去了!」走向前牽起雷文的手一同回去城外的房子。

 

 

 

趁著雷文去洗澡的這段期間,艾索德坐在床上,心裡有著不滿。剛剛回來時雷文明顯有意無意避著蕾娜他是很高興啦,可是那跟蕾娜對話的樣子……他是看的超級不爽的!!

 

手伸向床頭櫃拿出一罐液體,艾索德露出誰也沒看過的邪笑「嘛雷文哥是該讓你好好屬我的時候了

 

 

這時的雷文

 

「唔!!!」怎麼有股寒意是水不夠熱嗎?

 

 

 

「艾索德,我好了,可以換你了。」雷文走出冒著蒸氣的浴室,說著話,卻發現應該在的人不在房間了「奇怪人呢?」雷文用毛巾擦著還帶著水珠的頭髮,臉上有些疑惑,正想在喊一次艾索德的名字時,那人又突然冒了出來「將將!!

 

「呃!!?」雷文被嚇的退後一步。

 

「哎呀嚇到你啦抱歉阿~」艾索德拿出兩瓶飲料,把其中一瓶遞給了雷文「諾,給你的。」

 

心中不疑有它,雷文接了過去道了聲謝便把它喝了。

 

艾索德用眼角瞄著雷文的動作,邊把自己手中的飲料一並喝掉,嘴角微微上揚。

 

「那我進去了~」艾索德說著,便進去了浴室。

 

 

 

不知道藥效發揮了沒~艾索德轉著這想法,臉上還帶著賊笑。那可他花了不少的錢買回來的東西呢~準備了這麼久就是再等這一刻拉!!只圍了條浴巾,艾索德便跑了出來,迫不及待的要來撲向他的獵物……阿勒人呢?

 

只見床上空空如也,應該在房間的獵物不見了

 

「雷文哥?」艾索德叫著,沒有人回應。

 

 

「愛、愛、愛莎!!?

 

正當艾索德低頭沉思時房門外傳來了心上人的聲音,而他正喊著的人,名字是那樣的熟析……艾索德臉色一沉,帶著些微的殺氣開了門。

 

愛莎只穿了一件小睡衣,整個人掛在艾索德的雷文身上,張著嘴喃著只有她自己聽的到的音量,一張臉紅的熟透,雖說雷文也差不到哪裡去

 

「愛、愛莎!!?」雷文似乎想試著推開愛莎又不想弄傷她,正當猶豫時看到了艾索德,臉上出現了平時不易看見的不知所措「呃那、那個愛、愛莎好像喝到酒,醉了艾索德?」說到最後,雷文皺起了眉看著艾索德。

 

自己的臉色似乎是真的很難看,艾索德試著放鬆,但語氣還是有些生冷「伊芙。」

 

剛說完,一抹白色的影子立刻衝出,搶走雷文手中的愛莎,停在艾索德前面微微的點了頭,接著嘴角對著懷中的人微笑著,笑得有些陰險?然後就飛也似的衝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前後動作竟花不到三秒。

 

「呃伊芙她」雷文看著將愛莎搶走迅速回房的伊芙殘影。

 

「沒什麼,」艾索德冷道,他對愛莎的舉動懷恨在心,語氣冷到雷文都覺得怪異「我們回去睡吧,雷文哥。」

 

雷文拉住艾索德的手,微微皺眉「艾索德沒事吧?怎麼了嗎?

 

深深吸了一口氣,把情緒隱藏起來,帶著笑容「沒事阿,我們去睡吧??」死愛莎給我記著,恩哼哼等明天伊芙把妳欺負的差不多後再去笑妳!

 

雷文停頓了下,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樣,最後還是壓抑下來跟著艾索德進去了房裡。

 

 

 

……

 

很長的沉默,進去了房間後兩人都沒再說過半句話,只是兩人各坐在床的一角,望著不同的地方,想著不一樣的事情……

 

該死艾索德面對這種情況咬著牙,一手撐著頭抱怨著,都是那個死愛莎搞的我現在甚麼興致都沒了,更慘的是那種藥好像對雷文哥根本沒用阿!!我一定要去跟艾可退貨!可惡!敢騙我!!艾索德的臉變的更加的難看,周圍的磁場低到快看的見一片黑暗了。

 

就在艾索德嘴裡喃喃唸著詛咒的經文時,雷文終於開口了「艾、艾索德……

 

艾索德緩緩的回頭,有些驚訝的看著雷文,手中還拿的不知名的稻草人「…?

 

「呃」無言的盯著艾索德手中的稻草人看,猶豫著要說出口的話。

 

!!」趕緊收起稻草人,再次回頭「怎麼了嗎?

 

……」雷文最後決定忽略剛剛出現的稻草人,說出心中的疑問「那個不關燈嗎?

 

……

 

 

氣氛好沉重躺在床的另一邊,艾索德持續皺著眉,盤算著下次要如何更有計畫的撲倒雷文。

 

正當艾索德想到不知跟雷文做過了幾輪、讓他叫了不知道第幾次自己的名字之後,床的另一邊再度發出了聲音……

 

「艾索德

 

!......?」艾索轉過身,發現對方並沒有看著自己,心中有著些許的失望,但還是回應了他,聽著他要說的話。

 

「剛剛你為什麼要生氣…?」問的聲音有點遲疑,似乎是怕出艾索德會不高興。

 

聽到愛人的問題艾索德的臉沉了下來,真是少根筋。就是因為你我才生氣的!很想這樣反駁回去,但艾索德最後還是沒有開口。

 

「愛莎她好像是不小心喝到了蕾娜放在桌上的酒醉了,所以才會掛在我的身上她、她沒別的意思的……」有些結巴的解釋著,就像被誤會偷人試圖跟丈夫解釋關係的老婆一樣。

 

雖然心中還是有些醋意,但在聽到雷文的解釋後艾索德的心情輕鬆不少,嘴角勾起淡笑,好可愛雷文哥這樣好可愛!不知覺的,伸手把雷文翻了過來,讓兩個人面對面。

 

「呃艾索德?

 

雷文的臉色微微紅著,看的艾索德心癢難耐,唔不管了,我要了!捧住雷文的臉,唇對上了對方的唇,緊緊貼著。

 

!!!!??」雷文睜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盯著艾索德,意外的沒有拒絕意思。

 

發現對方沒有反抗的念頭,艾索德在心中竊笑,打算做出更大膽的舉動。

 

伸出舌舔舐著雷文柔軟的唇,進一步的伸進齒後的花園,交纏著驚訝到不知如何反應的舌,吸取著他所有的甜蜜,艾索德微瞇起眼享受著這美好的味道。

 

離開時,雷文閉上了眼,竟也露出些微陶醉的表情,艾索德滿意的笑了笑,舔著嘴唇,剛剛的味道讓他難以忘懷。

 

雷文睜開眼看著艾索德的臉色慢慢的漲紅,低下頭不敢正視他「……

 

這個樣子那今天就先這樣吧……艾索德伸手將雷文擁入懷裡,對方卻在這時小小的掙扎了下「?...不喜歡我抱著嗎?

 

「呃」雷文沒有抬頭,小聲的說道「那、那是因為你剛剛剛剛……

 

艾索德瞇了下眼,腦中又不知道轉著什麼主義,接著笑著把雷文抱的更緊,親吻了他的額頭「晚安,雷文哥。」

 

沉默了許久,近乎聽到了艾索德熟睡的呼聲,雷文才緩緩喃著「晚安艾索德……




________

(汗顏)...又一篇像是沒完結的東西,是說...整體看起來也怪怪的......

師父我對不起你...又打出了爛文傷你眼......(遠目)

是說,還要接下去嗎?說要接下去的人請記得幫我收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