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雷雷




x        (狂鋒x末日)

 

 

 

「你這傢伙別再跟著我了啦!!

 

黑色的髮絲參雜著不知是何種原因而有的白髮,末日武者揮舞著他的軍刀,試圖想趕走身後的白衣男子。

 

「不跟著我怕你又會去亂來阿……

 

整齊梳理過的黑髮與前者完全不一樣的氣息,狂鋒武者一臉無奈的緊跟著黑衣男子。

 

「甚麼亂來阿!!我才不會幹那種事!!」末日嚷嚷著,毫不心虛的說著。

 

「喔,」狂鋒挑起了眉,雙手環上胸口:「那上次是誰擅自離隊,讓所有下屬找不到人擔心的要死,又帶著一身傷回來的阿?

 

「唔!!那、那個是……

 

看著末日無法反駁的樣子,狂鋒嘆了一口氣,伸手拉住末日人類的右手:「跟我回去隊伍裡,好嗎?

 

 

 

一個月之前,不知道為甚麼,一道光束射落在離末日營區不遠的森林中。

 

「這裡……

 

「你是誰?」莫名奇妙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末日帶著警戒心的打量著這名與自己氣息完全不同卻長相酷似的男人。

 

「我才想問你是誰?」狂鋒皺眉,他明明在任務的途中,為甚麼會被一道奇怪的光送到這裡來,還有這名與自己如此相似的男子。

 

……雷文,末日武者。」末日舉起軍刀,威脅性的對著狂鋒。

 

……雷文,狂鋒武者……難不成我穿越過來了?」狂鋒冷靜的分析著,無視了末日手中的軍刀。

 

穿越……?末日疑惑,思考著這有點熟悉的名詞。

 

好像……愛莎有講過……有另一個世界,一模一樣的人,不同的職業,生活著。

 

「看來要回去很難了……」狂鋒拖著下巴又向末日問道:「你知道你這裡的愛莎在哪裡嗎?

 

「我幹麻一定要回答你?」末日給了他一個白眼,想道既然不是敵人那他要回去了,立刻掉頭走人。

 

……

 

 

 

狂鋒握住手的力道不大,末日只要輕輕一揮即可離開,但他沒有這樣做。

 

「我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是疑惑的語氣:「那好,那現在是要去做甚麼事情?

 

「我幹麻要跟你講阿?」末日依舊沒甩開狂鋒的手,頭是低著的,避開對方的視線。

 

「又要一個人去解決前方的小隊?」狂鋒拉高了音調,身後似乎有股黑氣正在蔓延。

 

低著頭,末日沒有回答,看來是默認了。

 

 

 

「喂喂!!你怎麼還在阿!!?」末日扛著他的黑色軍刀,臉色不是很好看的盯著霸佔了他的房間的傢伙。

 

「不跟著你我還能去哪裡?」狂鋒反問,邊彷彿是這個房間的主人般的來回走動,還隨手翻動著公文。

 

……總之你去哪裡都好!!不要在我身旁晃來晃去的!!」末日終於受不了了,提刀就是一記攻擊。

 

狂鋒卻是連看一眼都沒有,轉身閃了過去,自顧自的又翻起一些書籍。

 

!!!」末日驚訝。

 

「喔,班德國王親自下達的公文書。」狂鋒手中拿著一張滾了金邊的公文,不削的說道。

 

末日的眼神一暗,搶過那張紙:「又如何?

 

看著他的舉動,狂鋒的眼神變的嚴肅,帶著微微的、不易察覺的的怒氣說道:「你還替他工作?班德王國多讓我……我們痛苦、傷心,你怎麼會不知道?

 

……」末日沉默著。

 

狂鋒的態度有些逼人,他往末日的方向靠近。

 

「這是……」末日開口,音量變的小聲,極度壓抑著甚麼。

 

……為了艾索……我甚麼……都願意……

 

緩緩的低下了頭,不讓狂鋒看見在眼角快要溢出淚水。

 

 

 

「跟我回去吧,好嗎?末日。」近乎祈求似的語氣,狂鋒看著末日這樣說著。

 

...」末日表情顯得不甘,抿著嘴,但還是沒有甩開狂鋒的手。

 

看末日依舊這樣,狂鋒嘆了口氣:「好吧……

 

「我跟著你去就是了……」狂鋒接著開口。

 

!!??

 

 

 

他不是沒看過末日哭過,不,正確的說是也不是沒看過自己哭過,像那次為了安琪的死亡……

 

狂鋒將手中的公文放了回去,輕輕的摸著末日的頭,用著那隻人類溫暖的右手,輕緩的……撫摸著末日的頭。

 

!!」末日只是一愣,繼續緊低著頭,任由狂鋒觸碰。

 

 

 

是因為有了狂鋒的幫忙吧?歸隊時的末日不再帶著那麼多的傷口,但狂鋒仍舊是一臉的氣憤。

 

「真的是……夠了!!!」狂鋒怒吼。

 

在沒有任何士兵的末日帳篷外,狂鋒抓著醫療箱狠狠的往傷患砸去。

 

……

 

紮實的接下那重擊而來的白色箱子,末日沒有回應,他身上的傷口雖沒有前幾次歸隊時那麼的多,但卻也是為數不少。

 

「你是故意的吧!!?末日!!」狂鋒忿忿的走向末日武者,手抓起地上散了一地的醫療用具,動作粗魯卻又溫柔的像是對待珍品一樣的仔細為末日上起藥膏。

 

……

 

末日並不否認他是故意的……

 

想想,為甚麼末日明明就是這一個遠征隊的帶領者,身邊卻沒有半個士兵或是輔助官,更誇張的是連一個醫官也沒配給……末日自己很清楚,全部的人,就算是騎領派給他的心腹……沒有一個是信任他的人,受點傷……免得那些人的閒言閒語。

 

「真的是……就算把我們當成那斯德……你也沒必要這樣做吧……」狂鋒低下頭靠在末日的右肩上,低喃著……

 

 

 

「喂,你這傢伙要留到甚麼時候阿?

 

「恩……這個嗎?」狂鋒慵懶的躺在床上,合起書本,看也沒看末日一眼:「我也不知道。」

 

「阿?」末日挑眉。

 

狂鋒將書本放在一旁,閉起眼像是要就這麼睡在末日的床上:「沒辦法阿,你又不告訴我愛莎在哪裡,況且,我在這個世界亂跑的話,對你來說是件很麻煩的事吧?」最後一句話,刻意的睜起一隻眼,帶著笑意偷看著末日。

 

「唔,你……」末日啞口。

 

「就是這樣,」狂鋒雙手一攤,闔上眼:「所以晚安囉~~

 

「什麼!!?喂喂!!!你這傢伙!!那是我的床耶!!!!

 

 

 

半夜,看著身旁那老是像個媽媽念著他的人,淺淺的一笑,輕手輕腳的下了床,將所有裝備準備好走到帳棚門口就要出門。

 

「你要去哪裡?

 

不該響起的聲音。

 

 

 

「阿……好無聊。」狂鋒武者躺在床上,望著帳蓬頂端不知道是在跟誰說著。

 

末日不在。

 

「隊長、隊長!!???

 

無預警的,帳篷門口被掀了起來,一名穿著著騎士服的士兵衝了進來,剛好與狂鋒對上眼。

 

?

 

「隊長你您在這?

 

「隊長?」狂鋒疑惑,阿……對了,好像還沒問過末日是出來做什麼的……?

 

「拜託您別再亂跑了……真是的……」那名士兵,也沒行什麼騎士禮,直接走了出去。

 

……

 

末日這邊的小騎士都這麼沒禮貌嗎?

 

狂鋒起身,想走出去教訓一下剛剛那名小騎士。

 

 

「那隻那斯德在裡面?

 

「恩,是阿,煩死了,每次都在前面有軍隊的時候跑不見,這算什麼阿?

 

「就是說阿,國王做什麼要我們跟著這樣的那斯德跑來這邊界呢!!?我們隨時都會被他殺耶!!!

 

 

狂鋒愕然。

 

 

 

被發現的末日,連頭也沒有回,淡淡的回應狂鋒:「沒什麼,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要這樣全副武裝?

 

……

 

「回來。」

 

……

 

「回來。」

 

……

 

狂鋒起身,走到了末日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你給我回來乖乖的待著!!

 

……」末日低著頭,哀傷還是什麼?毫無情緒波動的:「你就讓我走吧……

 

「不准。」

 

「可是要是我……

 

「不准。」

 

「前方的……

 

「不准。」

 

「他們打不……

 

「不准。」

 

「不然你要我怎麼樣!!?反正我!!

 

「不准說自己死了沒有關係!!!!!!!!!!

 

對話結束在狂鋒的怒吼中。

 

 

 

「末日!!」狂鋒睜大了眼,直盯著才剛歸隊回到帳篷的末日。

 

……?

 

好多好多傷!!末日的實力明明沒有這麼弱!為什麼!!!!??

 

「你這是……

 

狂鋒急了,他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傷阿……

 

「唔……沒什麼礙事的……放著就會好……

 

末日邊說著話,嘴角邊流著血,光是維持呼吸就很困難的痛苦著……

 

「會好才怪!!!

 

狂鋒的語氣不知何時也帶著點哭腔,他抓來醫療箱,以著不怎麼溫柔的手勁扯開傷口上的衣服,上藥,動作生疏,顯示出這並不是平時狂鋒所習慣的動作。

 

……」末日沉默了好些時間,怯怯的開口:「……你在關心我嗎?

 

「廢話!!」狂鋒感覺並不是很好的大聲開口,他在發火。

 

記得末日還沒看過狂鋒發火……這是第一次,狂鋒生氣起來很恐怖,末日體驗到了,那種隱藏的怒氣正發洩在他身上所有傷口上……很痛。

 

末日沒有吭聲……只是默默的忍耐著。

 

……喂,」狂鋒的動作放柔了許多:「會痛要說阿……

 

「不……並不……!!

 

末日的話在狂鋒對傷的口的重擊下打斷,皺起眉,感受到劇烈的疼痛。

 

「會痛吧?」狂鋒說著,摸起了末日的頭。

 

……

 

「你還活著,知道嗎……

 

擁抱。

 

 

 

……

 

雙臂被狂鋒緊緊抓著,末日低著頭,不再吭一聲。

 

…………

 

下一秒,末日這輩子是除了騎領之外,誰都不想做過的一件事……喔,不,還有安琪。

 

狂鋒吻了他。

 

恩,沒錯,是吻了他。

 

末日睜大了眼,雙手開始想要掙扎,卻被狂鋒壓制的死死。

 

「唔…………!!

 

張口想阻止對方的詭異行徑,狂鋒卻趁著那空隙長驅直入。

 

末日皺起眉,狂鋒的手已漸漸開始從他的手臂上往下滑。

 

該死的……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