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天真 (一) (雷雷/末狂末?)

 

天真  (一)             (末狂)

 

 

 

……原以為……只有自己不會背叛自己……

 

想不到錯了……真的……錯的離譜!!

 

 

 

「我拒絕。」

 

滿臉寫滿厭惡的表情,穿著白色大衣的男子雙手抱胸的瞪著眼前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

 

……

 

背景一片黑暗,頭上似乎出現了閃電打在自己的身上,還加上了『轟!!』的音效配音……

 

「為、為甚麼!??」

 

無法理解,既然是自己的話為甚麼可以不曉得自己對眼前自己的感覺!?

 

「喂、喂……一個大男人跟一個男人告白…….末日……」微微俯下身,瞇起眼睛打量眼前的男人:「你腦袋有問題不成?」

 

……

 

 

 

「所以你就被狂鋒甩了?」綁著單馬尾的精靈女子,淑女的一手捂著快要爆笑出聲的嘴看著坐在對面沉悶喝著酒的黑衣男子。

 

……

 

默認。

 

「噗!哇哈哈哈哈哈!!!!末日你也有這一天阿!!」終於受不了的張開嘴狂笑,另一手拿著裝滿了啤酒的酒杯大力敲著桌子,精靈姣好的面孔在這時顯得有些搞笑。

 

被稱作末日的男子,頂著喝了些酒微紅的帥氣臉龐舉手又將啤酒大口的灌下肚:「咳!風行妳自己沒好到哪裡去好嗎……?」

 

末日想到上次親眼目睹了符文甩了風行的場面……

 

「噗!!別把老娘偉大的愛情史拿來跟你這種人做比較!!」剛喝下的酒因為末日的話而噴了出來,風行者把精靈的形象甚麼的全部都拋到了腦後,一腳踩上桌子對著末日大罵……似乎是喝醉了。

 

……

 

喝醉了阿……末日心想。

 

風行的酒力是不是越來越差了……末日再度一口氣灌下一大杯生啤,看著眼前的精靈女子一杯接著一杯的灌下,口中冒著不雅字眼挑釁別的客人,然後當場幹架,打贏了回來繼續喝……

 

「操……他馬的……馬麻我明明那麼愛你阿……討厭啦,為甚麼要拒絕人家呢!!」風行一手來抓著酒瓶,趴在桌上碎碎念了起來。

 

總覺得好像聽到甚麼不該聽到的……末日沉默的望著風行,抓起酒瓶繼續喝著。

 

風行持續發著酒瘋:「嗯哼,人家我沒有甚麼不好阿!!」風行說著邊挺出自己那傲人的胸部,引來旁邊不少的男人色瞇瞇的瞄著:「末日~你說阿!!符文是看老娘我哪一點不好啦!!?」

 

「阿?」風行甜膩到不行的聲音讓自己迅速的竄起了雞皮疙瘩,末日差點沒把口中的生啤噴出。

 

「這胸部!!比愛莎和伊芙的好多了吧!!還有我長的不漂亮嗎!!??」風行吼著,雙手抓著自己胸前的宏偉揉阿揉的,旁邊的男人們看了都在近慶幸今天自己是來對了。

 

情形有點不妙:「呃……風行妳冷靜一點……」末日放下酒杯,站了起來想壓制風行坐下……

 

「討厭啦!!老娘我是哪點不好啦!!!?」

 

爆衣。

 

!!!!!!!!!!!!!!!!!!!!!

 

 

半架著風行離開那家鼻血流成河的酒吧,接著末日又被風行拉去了幾家酒吧,原本是末日拉風行來喝悶酒的最後卻變成了風行的訴苦大會,風行喝的爛醉。

 

「唔!嗚……噁!噁……」一手給末日支撐著,頭轉向牆邊風行不計形象的吐了起來……

 

好在已經是半夜了,街上是一片寧靜,大概沒幾個人想的到堂堂艾爾小隊的成員會在半夜跑酒吧喝悶酒還在路邊大吐特吐吧。

 

有些微醉的末日瞇著眼睛看著在路旁吐的西哩嘩啦的風行:「喂、喂……妳沒事吧……?」

 

「好噁……唔噗!」

 

末日右手撫摸著風行的背想讓對方舒服一點,卻在這時聽到了不遠處令人熟悉的聲音……

 

 

「狂鋒哥辛苦了~

 

「符文謝謝你陪我,辛苦是復仇……這次檢查辛苦了……

 

「本女王只是在做例行檢查……

 

 

靠!!那閃光是怎樣啦!!!!

 

 

走過來的是永遠一號表情的復仇女王、剛做完例行檢查的狂鋒武者、還有甩了風行的符文殺手……

 

末日拉著已經呈現一臉呆愣的風行躲到昏暗的巷子去,偷看著那一行人經過。

 

 

「伊芙接下來還有事嗎?」狂鋒問著,臉的笑容是末日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溫和笑容,甚至直呼了復仇的名字。

 

「沒,本女王只是要來幫創造買宵夜的。」但是復仇卻連看狂鋒一眼都沒有,自顧自的向前走著。

 

「時間已經很晚了,狂鋒哥要回去休息了嗎?」

 

符文勾住狂鋒的手,但對方只把他的舉動當作小孩撒嬌一般的摸了摸頭,符文不滿的翹起嘴唇,可愛的程度足以萌殺一票男女老少吧……末日不禁懷疑符文殺手的這名號究竟真正殺手的意義是甚麼呢?

 

「伊芙妳一個人沒有問題嗎?要不要我們陪妳?」

 

放不下復仇一個人走在半夜的街上,狂鋒關切的問著,似乎忘了對方可是那個力量足以將所有事物破壞殆盡的復仇女王。

 

「有拉比和摩比陪著,沒有問題。」復仇冷淡的說著,伸手將摩比、拉比秀出。

 

一黑一白的兩顆小球飛了出來擋在狂鋒和復仇之間不讓狂鋒太接近女王,狂鋒就此和兩顆球尬上了。

 

「阿……」復仇終於回頭看了眼狂鋒,維持著一號表情:「人類不是需要固定時間的休眠嗎?你們不累嗎?」

 

「狂鋒哥你不累嗎?」符文乘勢也想將狂鋒拉回去休息,雙手緊抱著狂鋒的右手。

 

似乎是不好推辭,狂鋒也只好點頭表示也有些累了,與復仇道了聲晚安才和符文一起回去旅店。

 

 

看著所有人走遠,末日和風行才從巷子裡出來,風行已經沒有在吐了,兩人的表情呈現了放空狀態,還沒從打擊中回復。

 

一隻烏鴉從空中飛過,風行率先回了神提起末日的衣領:「末日你這渾蛋阿阿!!你家的狂鋒把我的符文給拐走了阿阿阿!!!是你教壞他的對不對、對不對!!???」

 

雷文,末日武者,面臨嚴重的四()角關係問題。

 





---------------------------------待?


對不起第一篇好跳痛阿!!!!!!!!!!!!!(下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