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黑紅色的願望 (雷雷/末狂)

 

黑紅色的願望       (末狂)

 

 

 

當初的代價,讓他失去了身體意志。

 

當初的代價,讓他們喪失了──

 

生命

 

 

 

替床上的人沾溼毛巾、擰乾,再次的替那人擦去額上的汗水。

 

這是──

 

第幾次了?

 

床上的人突然皺緊了眉、打顫,雙手即將抓上自己的胸口──

 

不詳的黑紅色大手阻止了那人左手的動作。

 

那左手,保護過人,但也傷害過人──包括他自己。

 

「嗚……唔嗚!!」

 

嘴角溢出鮮紅,

 

過於大的痛苦,那身體已快要不堪負荷,雙方

 

都很清楚。

 

拿起另一塊毛巾拭去那觸目驚心的朱紅,原本就因為著前幾次的經驗而染紅的毛巾,顏色變的更加的深黯。

 

……唔!!咳、咳咳咳咳!!!」

 

痛苦帶出了更多的

 

生命。

 

 

他的眼神深遂、他的目光堅定,在那時對自己下達的約定。

 

『用這雙手,保護所有人,以我的刀立誓。』

 

自己很清楚,對方愛刀如命。

 

戀物癖。

 

當時自己對他下的注解。

 

對於自己為何選擇了復仇、破壞一切的道路時,他,

 

並不驚訝。

 

他說,墮入了黑暗的道路,選擇了力量的事情,他知道、清楚的知道。

 

之後──

 

自己完全改變了左手的使用方式。

 

 

情況緩和了下來。

 

平順的呼吸、規律的跳動,認為已經沒有甚麼大礙了,下床就是往辦公室走去。

 

累積了不少的工作,眼前的紙張推滿了辦公桌。

 

披上白色的職裝,坐上那再熟悉不過的位置。

 

一些好不容易終於脫離了辦公桌的範圍,門口闖進的不速之客卻又再次的打斷坐穩位子的那人動作。

 

對方黑紅色的大手帶著關懷的意念蠢蠢欲動著,

 

熟悉到在不能熟悉的場景。

 

 

何時……就沒再也沒過了呢?

 

像是挑染過的黑與白,笑罵對方是不知打哪來的不良少年,他也依著那名稱笑著給予了自己一記中指。

 

他所擁有到的,都是

 

自己所沒有的。

 

『習慣了吧,控制自己的精神。』

 

那模樣,

 

太過堅強,顯現出自己是多麼的膽小。

 

那樣膽小的選擇了了結。

 

不敢──

 

那樣的自己,

 

自己不敢相信──

 

自己。

 

 

 

理性還在控制著。

 

「唔……呃!」

 

看著退去白色職裝的他遲遲不肯叫出聲,在後庭的手指增加了數量,不斷摩擦著敏感的周圍。

 

太過於故意的行為,使的他開始煩躁,右手搭在對方黑紅色的手臂上手指緊緊的彎曲。

 

肩膀像是筋臠般的上下大力顫動著,整齊的黑髮在對方粗暴動作的過程變的有些散亂只有額上的髮絲因為汗水而緊貼著,嘴裡吐著頻率不一的喘息。

 

「咿…………唔呃!」

 

將手指全數退出,僅僅只是摩擦著那穴口的形狀,對方終於感到了不耐,

 

沒有多餘的體力大吼甚麼的,搖著頭張口就是咬下他的右肩。

 

滿意的笑了笑,將自身放入了他柔軟的內裡。

 

「阿、阿!!呃……唔、哈阿……

 

放縱的呻吟。

 

一次又一次的不斷進出,佔有再佔有,兩副身體、同一個人尋求著甚麼,不斷的結合、再結合,或許明瞭彼此所剩的時間不多──

 

自從那選擇之後──

 

「唔……呃阿……

 

低喘,頭靠著對方的肩,未強化過的那斯得之手低垂著,對於身下不斷抽差的進攻無從反抗──

 

那是長久以來的依靠。

 

「狂、鋒……

 

黑紅色的大手摸上他有些散亂的頭髮,讓對方緊緊的靠上自己,右手撫上對方高高勃起的下體。

 

他一聲低吟──

 

「狂鋒……有在聽嗎……?」

 

「唔、呃……阿哈…………甚、麼……

 

最先提問的人持續著糜淫動作,讓對方的腦袋熱烘烘的,實在是很難專心的聽著。

 

「我愛你。」

 

 

自戀狂。

 

穿著白衣的他是個自戀狂,每天都跟在自己的後方。

 

並不是煩。

 

在他的眼中看到羨慕,

 

有甚麼──

 

好羨慕的?為了苟活殘喘而選擇了復仇的自己有甚麼好羨慕的!!?

 

 

「唔……怎麼……突然……?」

 

在末日的那句話之後,兩人同時射了出來。

 

默忍著顫抖的餘韻,他對上那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金眸問著。

 

 

明明是一模一樣的,

 

眼睛。

 

可是為甚麼,只有我的會充滿了絕望。

 

因為害怕失控,所以選擇了關掉自己的生命──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

 

末日鯁噎。

 

……

 

右手撫上那黑白相間的頭髮,狂鋒無語。

 

他不敢──

 

再次給予承諾。

 

 

 

暗紅的血跡,

 

銀白色的鋒刀刺穿了他、黑紅色的大手在他的胸口中充滿了鮮紅。

 

「狂、鋒……做的好……

 

末日武者嚼著口中噴出了腥味稱讚著對方。

 

「唔……就、不能……讓我死的漂亮……一點嗎?」

 

狂鋒武者同樣滿口的腥紅。

 

……願望……我愛你……

 

扯動著撕裂的身體,末日將左手從對方胸口中抽出,

 

倒下。

 

……我也愛你……雷文。」

 

 

倒下的,

 

只有一個人、

 

兩個靈魂。

 

 

同一個祈願。

 

 

 

 

 

小劇場:

 

末:幹!!超痛的,狂鋒你可不可以刺準一點!!

 

狂:……你的技術也很差……跟床上一樣。(從地上爬起來

 

末: (青筋)要現在再試試看嗎?(揮動左手

 

狂:…… (暗影步伐

 

 

 

 ----------------------------------------------------------------------------

人稱跳來跳去的......看不懂得請加油了。(被圍毆

黑紅色的願望,這個願望不只是末日的祈願同時也是狂鋒的喔,黑是指兩個人的顏色,紅是指血。((所以標題就見血了!!?

在寫這兩人的時候我一直覺的......雷文很脆弱呢,真的很脆弱。

願望的內容大家可以自己填(不負責任),當初願望的內容我想拿來做副標題...可是,最一開始就已經死亡的兩個人,還能祈願生存嗎?

這只是個人的見解,狂鋒害怕自己的左手在次傷害到人所以將它關了起來,那等於將維持他生命的東西給拔掉一樣,當初雷文沒了半邊的身體還能活下來就是因為左手的關係不是嘛?

而末日,他害怕死亡,他非常怕,所以選擇活下來,復仇這詞或許只是他安慰自己的辭彙,因為他厭惡自己,為了苟活而選擇拿起會傷害到別人的武器。

所以雷文好萌。(不

可惡寫成這樣讓我好想要對他們好一點!!((快去寫甜文!!!

最後感謝您的欣賞。(土下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