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天真(二)

天真(二)     (雷雷) 



隔天一早末日嚴重的宿醉了,風行更是似乎連踏出房門都沒辦法辦到更或者是還沒從打擊中恢復。

 

阿……頭好痛阿……末日用左手緊抓著頭,走下樓去卻看到了一名稀客端莊的坐在客廳裡喝茶。

 

將白色的長髮盤了起來,華麗到有些誇張卻不失其優雅姿態的服飾,以及隨時待在身旁的兩名隨侍,原本應該待在厄態拉島的創造女帝正坐在他的面前優雅的喝著香濃的紅茶。

 

「......」

 

「……早安,末日武者。」看到了站在樓梯間的末日,創造開口打了聲招呼。

 

「呃……早。」緩慢的走下樓來,末日有些訝異為何創造會過來這裡:「創造……妳怎麼會過來?」

 

「……例行檢查。」創造喝著紅茶冷冷的開口。

 

阿,好像是昨天……

 

似乎是因為被狂鋒甩了所以連例行檢查都忘了吧……末日嘆息。

 

「發生、甚麼事了嗎?」創造放下茶杯正眼看著末日,一旁的歐貝倫立馬上前酌茶卻被歐貝莉亞打了頭並且倒在地上,給女帝倒茶的爭奪戰,開始。

 

無言看著創造身後的爭奪戰,但末日比較在意的是創造的關心,那個冷漠的女帝很難得這麼直接表達:「……怎麼?」末日提問。

 

創造只是緩緩的回過頭命令拉比重擊了下歐貝倫的頭,再慢慢的喝下歐貝莉亞給自己倒的紅茶的說道:「復仇要我問的,問你昨天怎麼沒有過去。」

 

「……沒……有點事。」再次想到告白失敗的場景,末日皺了下眉灌下從廚房倒來的水。

 

瞇起眼睛看著末日的表情,創造喝下最後一口茶站了起來:「去做檢查吧。」

 

「阿!?」末日抬頭,看著已經出了門的創造背影,再吃驚也只能先追上去再說了……阿阿,頭還是好痛。

 

末日追了上去。

 

 

眼前的景象對末日來說要被稱為地獄也不為過了。

 

昨晚見到的閃光組在次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狂鋒手中拿著一根螺絲釘說是要送給復仇的禮物,上面還打了個蝴蝶結。在一旁的符文持續的騷擾著狂鋒,整個人都掛在了狂鋒身上但對方卻還是偶爾才回應他。而復仇不付她二轉前的稱號──拆解師──自顧自的拆著不知哪裡來的機械,如果末日沒看錯的話那是瓦利八號的核!??

 

還真是……有點令人忌妒的景象,看自己喜歡的人追著別的人跑,末日在心中暗自嘆息,跟著創造走進了整修室。

 

 

「沒有會……酸痛……的感覺對吧?」創造將末日的左臂拆下了一半的部份進行著維修。

 

末日坐在地上,每次看著自己半截左臂在創造的手上翻來覆去總是有種詭異的感覺:「上次找貝爾德幹架完時酸痛了好一陣子都不能動……喂、喂,沒有問題吧?」

 

「你是在質疑本女帝的能力嗎?」創造斜眼瞪了末日一眼,招手就讓歐貝莉亞將末日整隻手都拆了下來。

 

……我可以先質疑你一轉是拆解師而不是鍊金師嗎?末日黑了半張臉,沒有左手的感覺更奇怪阿!!

 

「本女帝還要在你的左手在加裝一些功能,會花上一段時間,你先到外面去。」說著,創造拿著末日的左手往深處走去,歐貝倫從旁邊冒了出來將末日趕出了整修室。

 

看著門被關上,感覺少了左手有些不平衡的末日默默轉過頭,白色頭頂立刻出現在他的視線範圍內,出現的太過突然嚇的他往後退了一步。

 

是復仇。

 

「手、怎麼了?」手上拿著被拆得支離破碎的核,復仇看著末日空缺的左手問著。

 

「阿……這個?」原本想晃一晃的左手已經不在了,末日感到非常的不習慣,眉間不自覺的皺了起來:「創造說要整修,整隻拆走了。」

 

「……可以拆……?」復仇似乎是對可以拆這點感到了興趣,在末日的左肩附近開始一臉發現新大陸一樣的看來看去的,不時還拿起板手戳個一兩下。

 

「我的為甚麼就不能拆?」

 

狂鋒發出了聲音,微微皺著眉走了過來,視線是……帶著怒意,不,那或許是忌妒的火焰瞪著末日。

 

瞇起眼,末日開始突然在想狂鋒這傢伙還是剛見面時一樣討厭:「那是創造為了方便整修而做過改造的。」

 

是阿,想到在還沒改造成可拆式之前都要被創造綁在監牢般的床上承受她在上面做的所有酷刑的痛苦事蹟……末日到現在想起來還是讓人直發毛,雖然在改造時的地獄景象也不輸就是了……

 

「末、末日,本女王……」復仇維持著一號表情但臉頰邊卻染上了些微不易察覺的紅慍,雙手伸了出來,原本會在上面的破碎核心不知何換成了一個有多處凹陷的小盒子。

 

末日看了看盒子又抬頭看了看復仇:「這……是甚麼?」

 

不等復仇回答,狂鋒搶先了一步將那東西從復仇手中搶走:「這不是你可以拿的東西。」

 

「阿?」末日挑眉。

 

「伊芙我跟妳說,這傢伙是個變態!」狂鋒不知為何激動了起來:「末日他是個Gay、嚴重自戀的傢伙!」

 

喂、喂……

 

末日不曉得自己的告白給狂鋒帶來這麼大的負面效果。

 

末日還沒開口反駁,復仇倒先擺出了一臉嫌惡的表情:「區區一個那斯德男子憑甚麼把本女王的東西拿走?」伸手搶回凹陷的盒子:「這是、要給末日的!!」

 

「呃?咦!!!??」

 

手上就這麼出現了一個凹陷的不明盒子,末日驚恐。

 

一個愛慕的視線、一個忌妒的視線、再加上一個怨恨的視線,全數投射在末日身上,末日真不知道自己上輩子造了甚麼孽,為甚麼他喜歡的男人要喜歡上喜歡他的女人!?

 

「末日你存心跟我作對是吧?」狂鋒似乎是氣瘋了,秀出了軍刀,架上了末日的脖子。

 

「……」末日決定先不理他,面向復仇輕輕的摸了摸復仇的頭:「謝謝。」

 

復仇一號表情的臉開始爆紅,額頭晶體附近冒出了煙,機能似乎暫時停擺了。

 

「末日你這渾……!?」

 

末日右手抓上狂鋒的衣襟:「喂……我說你,有沒有搞懂我對你的告白是帶著怎樣的心情?」

 

居然說我是Gay……渾蛋,要說Gay也該說說你後面的那個符文吧!?阿,要是這句被風行知道就不好了……末日暗自想著,邊祈禱自己不會在風行面說出符文才是Gay的話……

 

「哼……不就是自戀嗎?」狂鋒鄙視著末日,絲毫不在意現在和末日的距離。

 

「……喔?那我現在就讓你了解,我的告白是怎一回事。」

 

吻上。

 

太過於震驚於末日的動作,更或許是腦袋對於這樣的舉動自動停擺了,狂鋒瞪大了眼緊盯著末日的臉,在如此近的距離。

 

唇緊貼著唇,末日將抓著狂鋒衣襬的手趁對方還未回神移動到了狂鋒的脖頸後方,讓雙方貼著的地方更加的緊密。

 

「!?唔!唔唔!!」狂鋒終於開始掙扎,末日的右手力氣很大讓狂鋒甚至用上了左手才離開了末日。

 

「哼……」忍著被狂鋒左手傷到右肩的疼痛,末日一臉得逞的表情。

 

「你這傢伙!做甚麼!!?」

 

拚命的想抹掉末日印在嘴唇上的觸感,狂鋒右手捂著嘴連退好幾步,看末日就像是在看甚麼恐怖的東西一樣,而後者卻笑的燦爛彷彿做了甚麼理所當然的事。

 

「接吻阿、Kiss。不知道嗎?」末日誇張晃著右手,臉笑的無邪。

 

「甚麼!?你這傢伙!!」看著末日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狂鋒就氣的直發狂,忽視掉自己臉上些微的紅,舉刀就要砍過去──

 

『啪!!』

 

末日的頭向左偏了過去,臉頰的右半邊是一個通紅的手掌印,那是──復仇打的。

 

三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之中。

 

「笨、蛋!」

 

不甘的眼淚、緋紅的臉頰、過熱冒煙的機體全寫在了那永遠保持一號表情的復仇臉上,那神情嚇呆了在場的三位男性,除了末日開始紅腫的右臉頰之外。

 

接著復仇轉身就走,走到了門口卻又折了回來:「環、我。」搶回了末日手上的凹陷盒子再度離開。

 

「……」

 

「……」

 

「……」

 

在寂靜之中,末日的嘴角緩緩的滑下血絲。

 

「復仇、她沒事吧?」符文開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