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爾之光】另一個-3 IPxDC

「給你的。」紅髮的騎士領主雙手拿著蘇打水,對於我被嚇到的反應感到很滿意,開心的燦笑著。

 

……謝謝。」接下那飲料,看著艾索德在我身旁坐下。

 

「喂、說啊,和IP進展到哪了?」

 

「甚麼進展……沒有啊。」

 

我看著艾索德那笑得燦爛爛的嘴臉,總覺得他在打什麼不太好……不、是非常不好的主意。

 

「真的假的?!IP那麼可愛的長相我還以為你早就受不了自己的獸慾半夜搞偷襲呢!!」艾索德驚呼。

 

「噗──!!!!」


 

剛下口的蘇打水,馬上不計形象的全數噴出。

 

「幹什麼反應那麼大啊……

 

始作俑者略微挑眉,像是在看什麼稀奇的事物一樣,完全不覺得自己剛剛說的話哪裡有問題。

 

「我跟IP都是男的!何況那還是我自己!!」我激烈的反駁著。

 

「沒有人說跟男的就不行啊~」艾索德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在不遠處與IP練習對打的雷文,又回過頭瞇眼笑著看我。

 

「艾索德你……」感覺那視線似乎代表了什麼危險的意涵,不自覺得和他拉開距離。

 

「吶、DC……

 

『轟──!!』

 

艾索德剛開口,突然猛烈的砲擊打斷了他,一個從他鼻尖擦過去的砲擊。

 

IP扛著巨砲對著艾索德的方向笑著道歉:「抱歉,我射偏了。」而距離他不遠的雷文被那舉動嚇到呆愣在原地。

 

是精準射擊、那肯定是精準射擊!!精準射擊會射偏啊啊啊啊!!!

 

……」艾索德默默的摸了下有點擦傷的鼻尖,轉過頭對著IP露出大膽無畏的笑容:「哼,試試看?」

 

IP笑了笑,把站在一旁要出招的雷文無視的徹底,爽快的直直往艾索德再次砲轟下去,這次沒有射偏,正中央的射向艾索德的顏面。

 

「艾索德!!」我大喊。

 

沒料到IP還會再對他攻擊,身體反應比腦子更快一步的動了起來,接著,

 

眼前只剩一道白光──

 

 

醒來就是聽到蕾娜在罵人的聲音。

 

我略皺眉……不知道又是誰惹她生氣了?這樣想著我邊要爬起身,腦袋好像因為剛清醒還有點昏沉沉的……

 

沒有完全起身,頭部一陣強烈的刺痛逼著我倒回床上:「唔……

 

痛、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摸了摸頭上緊包著繃帶的地方。

 

DC你還不要起來啊。」蕾娜走了進來,一手抓著滿臉腫包的艾索德,另一手硬生生的扯著IP的長髮將他們帶到我的旁邊。

 

……怎麼了嗎?」疑惑的看著他們,試著轉動昏沉的腦袋去回想昏過去前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我被IP的精準射擊擊中了。

 

「你們兩個,道歉!」

 

蕾娜說著,邊將艾索德重重的往前拍下去,強硬的讓他處於鞠躬的狀態,IP也被扯著頭髮做出一樣的動作……

 

唔、看起來好痛的樣子。

 

「對、對不起嘛。」艾索德視線撇向一旁,一副心不甘情不願,我看著他滿是腫包的頭,想著:

 

蕾娜姊姊下手會不會太狠了一點……

 

「真的非常的抱歉。」IP略皺著眉,並不是不滿,而是一直盯著我的傷看,不太懂他在看什麼。

 

蕾娜看起來對他們的道歉還不是很滿意的樣子,但是還是向我問道:「DC原諒他們嗎?」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擊中腦部的關係,說出來的話感覺並不是我思考過的:「嗯,沒關係啦,我沒事的。」

 

……」「……」「……

 

我說了什麼嗎?IP的眉頭皺的緊了些,艾索德瞇眼看著我,蕾娜倒是睜大了下眼睛。

 

「嘖,就是這樣才不會去動你。」用著我才聽得到的音量,艾索德丟下這句話後便獨自走了出去。

 

「艾!!真是……!」蕾娜看著艾索德走了出去,有些惱怒:「DC你沒事就好好休息喔!」交代著,追著艾索德出去。

 

整個房間現在只剩下我和IP兩個人……不知道為什麼,IP的視線給了我一種壓迫感,想要試圖開口說些什麼,一旦視線對上他我又禁住了聲,默默的閉上嘴。

 

「頭」那視線依舊盯著我看,但開口時壓迫感少了許多:「還痛嗎?」

 

……不太會了。」想要證明給他看我並不會痛了,忍隱著發疼的傷想要爬起身,卻瞬間又被IP壓回了床上。

 

「別起來,明明就還會痛。」

 

……」不可否認。

 

……我要是和你調換的話,」IP拉了張椅子在我旁邊坐下,語氣認真:「就不會擋下那炮擊。」將視線放遠繼續說著:「那騎士領主的態度囂張,他大概早想好如果我再發動攻擊的話該要如何應對了,所以我也是很不客氣的開砲了,但是你……

 

停頓,IP又皺起眉略斜睨了我一眼,臉色不太好。

 

「我和那騎士領主都沒料到你會衝出來,末日大哥當時更是被你嚇呆了。」IP隻手捂起臉,語氣煞是無奈:「DC你當時衝出去幫騎士領主的時候腦袋肯定是甚麼也沒想吧?」放下手,IP淡淡笑了下 ,伸手輕柔的摸著我額上的被繃帶包住的地方。

 

……」該說什麼?一定是腦袋被打壞了吧,我現在竟認為眼前的這個長頭髮長相非常像女孩子的……另一個我,不是我。

 

心裡有種很可怕的情緒像渲染的墨一樣在蔓延,我撇開頭躲避IP的手,他卻也沒有怎麼在意的樣子:「你就好好休息,不吵你了。」

 

門打開,又關上,房間

 

又只剩下我一個人。

 

 

隔天馬上就恢復到能下床的狀態。

 

「很好!」我滿意的看著被我發發打中頭部和要害的人形靶。

 

頭上的傷口雖然還沒完全癒合,但我認為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也就把繃帶拆了,更沒有像昨晚那樣特別疼痛的感覺,感覺不礙事。

 

使用魔法移動的傳送陣在不遠處發出淡紫色的光芒:「嘿呦!」

 

是愛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