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艾爾之光】另一個-6 IPxDC

看著狂鋒撒手表示沒有意義,守護開心的說道:「那就~這樣決定了~

 

 

早晨,當第一道陽光射進我房間,六點。

 

我迅速的翻身下床一如往常的整理被舖,看著那在我巧手之下完成的方型豆腐我滿意的笑。

 

「早安,DC。」

 

……早。」

 

走出房間就是看到露出微笑的狂鋒坐在客廳中跟我打著招呼,多少有點不習慣突然冒出這麼一個人……

 

我盯著他那不可思議完全沒有睡亂的整齊黑髮,真的不太懂……同樣都是雷文大哥,為什麼末日大哥可以和另一個自己相差這麼多?!雖然說我和IP好像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咳!我不是說IP長的像女生這件事。

 

「你們早餐是自己準備的嗎?」狂鋒問著我邊將他昨晚使用的過的棉被遞給我,嘖嘖,沒有我折的漂亮。

 

「和蕾……風行姊姊分開住以後我們就都是自己準備了,狂鋒大哥要是不想一起的話現在過去那邊我想他們還是會給你一份的。」雖然不見得騎領他們會比我更早起床就是。

 

我俐落的接下棉被,跟狂鋒這樣解釋,看他搖了下頭:「我跟你們一起就好。」

 

「那好,我知道了。」笑。

 

 

和狂鋒一起開始吃早餐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之後IP終於起床了,記得他好像只要是沒有任務的日子一向都是睡到自然醒的,昨晚那麼晚才休息現在就起床的他道是讓我有點訝異。

 

「早。」

 

IP不知道為甚麼看到狂鋒後臉色就不是很好看,配著他睡到亂翹著的頭髮和眼下的黑眼圈,看起來有種無違和的爆笑。

 

「早安,IP。」看來狂鋒是無視掉了那臉色,微笑的道安,微微顫抖著雙肩,看來狂鋒也對於今早IP的模樣感到好笑吧。

 

IP,你的早餐放在裡面自己去拿吧。」再多看一眼好像就要笑了出來,我低下繼續吃著我的早餐。

 

「嗯。」簡短的答應我一句,IP的視線持續盯著狂鋒看邊走進了廚房。

 

DC。」在IP完全的離開現場後,狂鋒開口叫我。

 

「嗯?」將嘴角擦拭乾淨,收拾起自己的盤子,我抬頭看向狂鋒。

 

「我們的IP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真是抱歉了。」狂鋒啜了口咖啡,語重心長的說道,但是對IP的行為卻非常的習以為常的樣子。

 

嗯,沒錯,IP剛來的第二天就轟了我家廚房,把那燒得焦黑的廚房內部清理到能夠正常使用足足花了我將近3天的時間……真是太會添麻煩了。

 

「不會。」我笑著回答,做人還是客氣一點,縱使我多想將IP丟回給他們照顧。

 

「今天早餐只有這樣嗎?」IP拿著自己的餐包和牛奶走了出來一臉的不滿。

 

我收拾起餐桌,語氣平淡:「我還以為你又會睡到快中午弄很多──你還要嗎?」

 

心中警告著自己別去看他,但是說話會看著人的禮貌習慣是改不掉的,看著他那副不悅的樣子,我和狂鋒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阿你們。」

 

IP你起床後真的該去照一下鏡子的。

 

 

IP那邊的艾索德──符文殺手說,IP是因為愛莎──那個元素導師在做實驗的時候不小心被波及到了,才會跑來我們這邊。後來的幾天他們很努力的想要將IP喚回去但是不知道是哪出了問題,變成他們全部的人都跑了過來。

 

現在兩個愛莎,元素和虛無互相研究著魔法傳送的問題……但是我每每看到她們好像就只是兩個女孩子談天聊的不亦樂乎的樣子,你們真的有心要回去嗎?

 

現在的大家則是都和另一個自己同住在一個房間,雖然有點擠但也沒辦法。

 

那另一個伊芙──復仇女神吧……跑去了厄泰拉找創造,而狂鋒也就名正言順的搬進了我離開空下的房間去。

 

還以為屋子會因為少了個人而恢復過去的清靜……事實不然。

 

 

IPIP~今天有要做什麼嗎?」

 

綁著紅色馬尾的艾索德──符文殺手,碰碰跳跳的掛在只比他高了一點的IP身上。

 

IP對著符文燦笑:「符文哥哥今天沒事嗎?」

 

他每天都有事沒事就找你……我在心中暗暗抱怨,這種情景每天都不知道會上演幾次,我無奈。

 

「符文跟IP的感情也太好了一點。」騎領依舊拿著他的蘇打水,默默的和我一起看著眼前這酷似閃光的兩人。

 

嗯,沒錯,騎領你頭一次如此真切的說出我的心聲,我默默的在心中給騎領一個拇指。

 

IP和符文的感情是真的給人一種要好的過頭的感覺……要是沒有看到他們的樣子,打死我都想不到澄和艾索德的感情可以這麼好,我和騎領就沒有這樣的感覺。不是他們之間多了什麼,就是我和騎領之間少了什麼……

 

「明明同樣的都是艾索德和澄,DC你和我為什麼就沒有這樣呢?」騎領搭上我的肩,訕訕的說道。

 

這個問題我更想問你:「因為你很討人厭吧?」淡淡的呼攏了騎領一下,看著符文和IP似乎決定好要去哪裡,我追了上去。

 

「啊啊?!DC你這什麼話啊!!我不夠帥嗎!!?」騎領不滿的在我後方大喊。

 

……你那奇怪的發言先改過來再說吧。

 

 

「吶、吶,IP。」又是整隻掛在IP身上的模式,符文開口。

 

特地一早拉著IP遠離哈梅爾跑到了艾德村莊,結果還是被符文抓個正著……符文,我嚴重懷疑你根本一直再跟蹤IP吧!!?別一直黏著放閃光給我看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