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結束與開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
  • 251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艾爾之光】另一個-12 IPxDC

---正文--------------------------


「把DC交給我三天,三天就好!要是到時候問題還是沒解決……守護石就讓你們破壞掉。」

 

「三天……」騎領皺眉:「你要把DC帶去哪?」

 

IP眼神掃了過去,對上騎士領主的態度就是整個不對盤。

 

分明對DC有意思吧?那副自己的東西將被搶走的神情,還真想一腳把這騎士領主給踩在地上呢……

 

想想歸想想……收回自己的視線,IP道:「我自有打算……放心,」轉過頭,雙眼再次看向風行:「我不會做出帶著他逃跑這樣的事情。」

 

「你……」風行張開了口還想說些神麼……

 

「可以吧……?」往前站了一步,IP的話中帶著肯定的哀求:「拜託了。」

 

 

算是勝利吧……姑且這樣說。

 

IP……

 

聽見那如蚊子般細小的呼喚聲,IP在回首前便已知道來人是誰了:「元素姊姊,」笑問:「怎麼了嗎?」

 

晃著頭上的兩根翹毛,元素雙手抓著裙顯示著緊張,紫晶色的瞳孔轉啊轉的就是不敢放到IP身上:「那、那個……IP……」皺眉,支吾了好一會才說出:「你和DC……真的明天就要走了嗎……?」

 

「這件事情慢不得吧?」IP笑著答道。

 

是的,自己終是取得了另一對艾爾小隊的同意,準備明一早就立刻和DC起程……感覺有點像要私奔的戀人呢……話又說,這一直用戀慕眼光看著我的女孩不會是要跟我告白吧?

 

「真、真的要走啦……」元素抿嘴又皺眉,不甘心、難過的神情全數寫在臉上。

 

元素姊姊還真好懂,要是DC也常常把表情寫在臉上的話也會一樣好懂吧……IP在心中默想,又問:「元素姊姊有什麼問題嗎?」

 

「咦?!」她抬頭,整張臉緋紅,這也難怪……因為現在IP的臉與她之間的距離只有短短幾十公分,而IP正笑著。

 

IIP!?這、這樣……我、」腦袋快要因為IP的舉動而燒壞了,看起來是很慌張:「你、你、你這樣……!我沒、沒有……辦法……!?」

 

說話又開始語無倫次了,捉弄得過頭了嗎……?為了讓情況好轉或是繼續進行下去,IP停止繼續靠近的距離,將身體從元素面前挪開:「元素姊姊有什麼話就說吧,我還要帶DC回去準備。」

 

再次將話題拉回IPDC要離開的事,元素低下頭去睜大著眼睛重複著呼氣、吐氣的動作,在深吸一大口氣之後抬頭:「IIP!我──」

 

IP看著元素脹紅著臉,將要說出的那些話……我是已經知道元素姊姊對我的感覺,從那次……為了幫她一把而牽起她的手的那一刻起,她看我的眼神便開始不一樣。

 

守護姊姊之後也拉著我談論過這件事情了,我並沒有不喜歡元素姊姊,只是──

 

「元素!!」紅色的馬尾隨著主人的動作在空中飄逸,符文從上方跳下來,直直的插進了IP與元素之間。

 

「呀啊??!」好不容易就要脫出口的話,又被符文嚇的縮了回去。

 

相較於元素的吃驚,IP倒只是語氣多了幾分無奈:「符文哥哥有什麼事嗎?」

 

轉過頭的符文對著IP笑著:「守護姊和風行姊說你和DC還必須要有時間做出門的準備才行,要我告訴你要早點回去,休息一天再走吧。」說著視線又飄回了元素身上:「哇……?」符文吃驚:「元素妳的臉怎麼這麼紅啊?發燒了嗎?」

 

符文說著,伸手就往元素的額頭摸去,這動作立刻把元素嚇的臉更加得通紅,甚至有比IP靠近時要更加通紅的趨勢,腳步連連往後退去就是不讓符文處碰:「咿呀啊啊!!?你、你不要靠這麼近啦!」

 

「蛤啊?」符文詫異,眼底閃過一點受傷,嘴裡抱怨著:「可是剛剛IP就可以靠近妳……啊──」皺眉,符文撇嘴不想再說下去,丟下幾句算了、算了又自己跑走,留下神情錯愕的元素。

 

……元素姊姊,」IP看著符文跑離的背影,開口:「我知道妳想告訴我什麼……愛莎姊姊是很好的女孩喔,」手掌將元素頭上的俏毛壓下,不帶著雜念的輕摸著那頭髮,IP笑著:「我相信也有人是這樣覺得的。」

 

順著IP的視線,元素看著符文離開的方向又回頭看著IP,表情看似想通了什麼,臉色微紅,蹙眉,傷心交雜著一點放心:「……我、我知道了……

 

送走了元素,IP這才繼續前行。

 

 

來到了DC所在的房間,伸出去要開門的手在聽見裡面的聲音之時停了下來——這房間除了DC還有個令人討厭的聲音。

 

「我不放心你和那個IP一起出去!況且還不知道要帶你走去哪裡耶!?」

 

「騎領你擔心太多了……

 

「叫我艾索德,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不能和以前一樣的稱呼嗎?」

 

……啊?」

 

「那三個人的時候還是以職業簡稱互相稱呼吧?」回答騎領的是DC錯愕的發音和IP強制插入的對話,IP鐵青著笑容出現在門口。

 

IP!?」DC驚呼,而騎領正在距離DC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不滿的看著第三者的介入,嘴角切了一聲才與DC拉開距離。

 

「你要帶DC回去了?」緊皺著可以夾死蚊子的眉頭,騎領看IP的眼神就像是看見霸體精英小王一樣狠瞪著。

 

「還有行李該整理呢、況且守護姊姊和風行姊也要我們早點回去休息。」與騎領大大相反的燦笑著,IP靠近床邊非常高調的姿態忽略騎領:「DC你能下床了嗎?」

 

「可以是可以……DC雙手撐著床墊就要起身,卻還沒完全下床就停了下來:「我還沒那麼虛。」說著瞪向朝自己伸出了兩隻手。



 

……」「……」兩隻手的主人──IP與騎領互相瞪了一眼,最後IP退了回去,然而騎領不死心的回過看向DC

 

DC我扶你。」「不用。」

 

理所當然的被立刻拒絕了,DC閉上眼無視了那隻手直接下了床。

 

「又不是什麼病人……」無奈的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騎領,便和IP一同走出了房間。

 

DC沒有看到,在出房間的前一刻IP對著恨得牙癢癢的騎領那抹勝利的微笑。

 

 

雖然覺得剛剛自己和騎領無意識的競爭有點幼稚……IP的心裡卻感到滿足。

 

哈哈!看那騎士領主碰的一臉灰的頹廢樣心中真的莫名的愉快!

 

IP?」

 

DC帶著疑惑的眼神投射了過來,IP這才收斂起自己詭異上揚的嘴角,換回平時輕鬆應對的臉,但卻沒有轉過頭去面對走在身旁的DC,沒頭沒尾的直接開口問道:「DC你知道多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